筆下文學 > 先志:武傾天下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可悲又可嘆

  第六百二十六章可悲又可嘆
  本來二皇子如此做,是為了一個人,是不想她浪費最美好的光陰,苦苦等待下去,所以他決意要搏一把。如果贏了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要是輸了。不管后果如何,他也無所謂,至少不必這么煎熬下去了。
  只是事實難預料,藍幽遇害,激起二皇子的死志,不再留戀這個世界。不過在臨死前,二皇子鼓動關燕出掌握自己的命運,且不光是精神上支持,更是用最后的力氣,將自己在禁衛軍中是心腹,一個個告訴了她。
  除了疼愛自己妹妹,兄妹倆也同病相憐,二皇子看著關燕和自己一樣,因為父皇極重的門戶觀念,以至于有心愛的人,卻不能在一起,每日每夜都在牽腸掛肚。
  假使有一天,自己的妹妹,要下定決心反抗這種被父皇掌握的命運,那么二皇子希望,自己苦心經營的力量,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也許二皇子不曾想到,他埋下的實力,不僅成全了關燕,更是完全扭轉了一個局面。
  司徒長空雖然統領禁衛軍,可是近年來,他基本都把心思放在如何升官發達上,疏于培養心腹,即便有兵權,也無法調動禁衛軍,這才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大錯,在軍中,沒有聲望,沒有心腹,即便兵權再手,可是要帶兵造反,也是沒人響應的。
  “大皇子沒關系,這里沒人支持你,我還可以找其他人。”司徒長空顯得不以為然,看著關燕道:“公主殿下,勝負未分,可別急著登基啊。不到最后,還不知道誰笑得最好。”
  “司徒長空,你好像怎么樣。”禁衛軍完全聽命,又有文武百官的支持,關燕自信占據絕大的優勢。可是看司徒長空的樣子,雖然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可是并沒動搖心志,暗想莫非他還有什么厲害的后招不成?
  司徒長空沒有答話,嘴角浮現耐人尋味的笑意,淡淡道:“大皇子,這里的人,似乎并不歡迎我們,那我們便走吧。”語畢,司徒長空突然出手如電,抓住大皇子的衣襟,就像飛一樣的沖出了大殿。
  事情突如其來,而且司徒長空太快了,這可是絕世高手的實力。大臣們難能反應得過來。唯獨關燕,心中一緊,如流云追了出去,臉色異常的凝重,并且高聲喊道:“禁衛軍聽令,截住司徒長空和大皇子,絕不能讓他們離開皇宮。”只是一聲,可是響遍整個皇宮,頓時所有禁衛軍被調動了起來,可是圍追堵截。
  “公主,為何如此緊張,不是有我們支持嗎?”大臣們似乎并不明白,關燕為何要追拿失去兵權的司徒長空和失勢的大皇子,他們理應沒有威脅了才是。
  “你們錯了,不要忘了,司徒長空的父親是誰?”梁丞相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因為他比在場其他人都想得更遠,知道如果就此被司徒長空走脫,那么好不容易爭取的優勢,又要蕩然無存了。
  “司徒長空的父親?”一些大臣眉頭緊皺,突然臉色劇變,想起了一個響當當的名字,司徒閱,前王都守備軍統領。
  既然二皇子在禁衛軍中安插心腹,導致司徒長空失去兵權,那么同理,統領王都守備軍多年的司徒閱,即便請辭了,他的心腹想必也遍布整個王都守備軍吧。如果振臂一呼,豈不是,無數將士要相應了。
  禁衛軍負責皇宮安全,也不過一萬之眾。王都守備軍,嚴守王都,至少也有五萬,實力相差懸殊,要是被司徒長空跑回去,說不定后邊就帶著兵打回來了。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禁衛軍將司徒長空和大皇子擒拿住,這樣一來,司徒閱也不會輕舉妄動,等到關燕登基,穩住了局面,那么事情就算解決了。
  然而,很快壞消息傳來,司徒長空突破了禁衛軍的封鎖,沖出了皇宮,現在關燕正在帶人直奔司徒府,希望將司徒閱擒住。
  對,司徒長空是絕世高手,千軍萬馬也能來去自如,但要是拿下司徒閱,就不必擔心王都守備軍造反了。大臣們心中又升起一股希望,唯獨梁丞相默不作聲,如果司徒長空真得有反意,做過周詳的計劃,那么…..
  很快不出梁丞相所料,一個更壞的消息傳來,關燕帶著人馬,沖進了司徒府,結果撲了一個空,這個府邸都空空蕩蕩,至于人去哪里了,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大家不用猜都知道了。
  一股陰霾籠罩在所有大臣的心底,似乎預見了可怕的事,有些人都開始慌張了起來,誰會想到,這種事會讓自己給趕上了。
  ※※※
  王都郊外,守備軍的大營,司徒長空快馬加鞭趕了過來,到達目的地,直接將渾渾噩噩的大皇子丟給了手下人,自己就健步如飛的沖向了主帥大營。
  “爹,事情沒那么順利,我們要走第二步了。”司徒長空快步走進了大營,看到一個穿著主帥甲胄的人,正襟危坐,目光堅定,全身透著一股軍旅生涯的鐵血氣質。
  司徒閱點點頭,并沒又問太多,立刻用一種無比堅毅的聲音,下令道:“副將,我們支持大皇子,下令全軍將士開拔,目標王都,全面封鎖。”
  “是,將軍。”副將沒有一點猶豫,對于司徒閱,完全是效忠,立刻領命而去。馬上營帳外就想起急促的召集號角,大隊人馬真正浩浩蕩蕩,訓練有素的結集。
  “長空,這里交給為父,你做好你的事,切記要小心行事。”司徒閱說得語重心長,鐵血的外表,難得露出一絲父愛和關懷。
  “父親放心,孩兒一定不負你所望。”司徒長空也趕緊沖了出去,兵貴神速,現在時間等同生命,自己一方做足了準備,就一定要趕緊行事。
  “天煞,發出消息,讓邪會,鬼谷,玄劍門,屠天絕地,全部進入王都。”司徒長空似乎是干勁十足,又帶著一股從未有過的興奮,飛快的跳上了馬背,雙腿一夾,就沖了出去。
  “主人,劍晨,鬼蜮早就帶著人馬進入王都了,屠天絕地的人還沒來,我現在立刻召集邪會的人,來與我們會和。”天煞趕緊騎上馬,緊跟在司徒長空后頭,同樣感覺到一場大戰即將開始,整個人都雀躍了起來。
  “劍晨,鬼蜮,居然擅自帶人進王都?要是他們行蹤敗露,壞了大事怎么辦。”司徒長空有點惱火,不過生氣也沒辦法,這兩個人可不是一般角色,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圍之內。
  ※※※
  此時王都,誠王拼了老命,才趕回了自己的府邸,心中既是懊惱又是惶恐,懊惱的是沒想到,自己苦心經營那么多年,居然就此毀于一旦。惶恐的是,沒想到身邊一直隱藏著司徒長空這個一個狠角色,如果要背后捅一刀子,完全就沒有防備。剛剛他要留下自己,完全可以做到。
  “可惡的司徒長空,膽敢背叛本王,你要付出代價。”誠王咬牙切齒,破口大罵,又氣又跺腳,一點形象都不在乎了,可想而知他內心深處有多痛恨。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王爺,什么事把你氣成那樣,要不要我們出手替你消消氣啊。”劍晨,鬼蜮就如同從天而降般,落到了院落內,一臉平靜的表情,似乎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劍晨,鬼蜮,你們來的正好,司徒長空那個混賬,壞了本王好事,你們兩個替本王拿下他腦袋。”誠王此刻恨透了司徒長空,一心要置對方于死地,完全沒有感覺到一點不對勁的地方。
  “哦,司徒長空居然會有這種膽量。”鬼蜮一臉幸災樂禍道:“那小子年紀輕輕,武功卻不下于我們,他敢的事,我們怎么可以被他比下去。”
  “你們…….怎么還不快去,本王重重有賞。”誠王從鬼蜮那番別有用心的話里,聽出危險的信息,心中一陣發寒,開始明白為何司徒長空會放過自己,任由自己安然無恙回到王府了,因為即便回去了,也不過是掀不起什么大風大浪,毫無威脅。
  “重賞?如今王爺名聲掃地,人人得而誅之,落得如此下場,自保都難,憑什么還能許諾我們好處。”劍晨逼視著誠王,仿佛再說,不必在花言巧語了,沒用的。
  “只要你們愿助本王一臂之力,本王有信心反敗為勝,你們要什么,大可以商量。”誠王心中再怎么惶恐,UU看書www.uukanshu.net 也要盡可能嘗試一下,也許真會發生什么奇跡呢?
  然而事態總是炎涼的,劍晨,鬼蜮發出笑聲,就好像在嘲笑誠王不自量力,自欺欺人,那笑聲聽著刺耳,也粉碎了誠王最后的幻想,心徹底涼了下去。
  “司徒長空,到底給了你們什么好處,為什么都要背叛本王。”誠王心中充滿了不甘,蓋過了對死亡的恐懼,歇斯底里質問著。
  “背叛?”劍晨冷冷一笑道:“誠王,你太天真了,我反而一句,我們憑什么效忠你,一個沒有兵權,沒有武功,什么勢力都沒有的人。”
  聞言,誠王猛地一震,這才明白過來,王都守備軍的兵權在司徒閱手里,而劍晨,鬼蜮都是絕世高手,各自稱霸一方。自己呢?不過只是一個有地位,有身份,卻沒有勢力的王爺,憑什么駕馭這群人。
  枉以為自己可以統領群雄,爭得天下,原來只是自以為是,這一刻,誠王都覺得自己是那么可笑,以前一直都在做白日夢啊。
  “王爺,最后我在告訴你一句,司徒長空之所以放你回來,是因為你的存在,會給大臣們造成一種壓力,這樣他才能順利將大皇子推上位。”語畢,鬼蜮露出了殘忍的笑意,一爪快疾般伸了出來:“好了,王爺可以上路了。”
  “原來一開始,本王就是被利用的一顆棋子,密謀了那么多年,到頭來只是給他人做嫁衣啊”誠王萬念俱灰,頹然地坐了下來,眼神近乎空洞,死亡臨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了,一切只因他的信念,也完全崩潰了。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小說-網】閱讀,地址: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