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武神天下 >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開啟護族大陣 大章 .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開啟護族大陣。()
  
      杜少甫連同著數名不朽強者出手,對付眼前這十幾位斬真之境,簡直是殺雞用牛刀。
  
      一片片威能浩蕩之,那天為之碎,那地為之裂!
  
      整個獅祖嶺都地動山搖,恍若末日突然降臨一般!
  
      不過幾十個呼吸的工夫,出現在這里所有洪荒蝎獅一族的強者都被拿下。
  
      強橫的禁制落在他們身,使得每一個人都無法動彈!
  
      洪荒蝎獅一族的這些強者,一個個都是懵了,他們完全搞不明白,自己等人還不知道事情的原因,那些人直接動手,將他們全部擒了下來。
  
      “諸位來我洪荒蝎獅一族生事,到底意欲何為?”
  
      獅煌族長被杜少甫拎在手,不能動彈,只是戰戰兢兢地問道。
  
      他也是感覺糊涂,完全不知道這一行人事出何故。
  
      “哼!”
  
      杜少甫冷哼一聲,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問道:“你們洪荒蝎獅一族,是否聯同八歧大蛇一族,追殺過四個人!告訴我,他們現在身處何處!”
  
      杜少甫眸子里綻射冷意,直勾勾地盯著獅煌,想要從他的眼眸之看出什么一般。
  
      艘不不不酷孫術所陽早所所
  
      “四個人?”
  
      獅煌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孫科不不酷后術由陽所地指
  
      “一個女子,帶著三個孩童,其,有一頭小麒麟和一只至尊蟻凰!”杜少甫道。
  
      “這……”
  
      通過提醒,獅煌霎時便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不由得怔了一怔。
  
      一頭小麒麟和一只至尊蟻凰出現這件事情,他作為一族之長,怎么可能不知道。
  
      至于那些追捕四人的族人,早已是向族內傳回了消息。
  
      這還不算,因為那些族里面最強的也是兩位斬真之境,為了避免出現意外,他們族還有兩位不朽境界的長老也在前兩日出發,離開了族,前去助陣!
  
      要知道,對于小麒麟和至尊蟻凰這兩頭至強生靈,他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輕易錯過的。
  
      若是沒有不朽強者撐住場子,怕是會被其他種族黃雀在后,直接搶奪過去,那損失可大了!
  
      “快說!再吞吞吐吐的,我不介意先殺了你,相信這件事情你們族的其他人會告訴我!”
  
      杜少甫雙眼瞇起,兩道目光恍如刀子一般襲殺過去,讓得獅煌猛地一縮脖子,驚慌不已。
  
      后仇遠不情后球所冷仇帆遠
  
      不過,他很快是淡定下來,從杜少甫所散發出的殺氣之擺脫開。
  
      這里畢竟是洪荒蝎獅一族,是他自己的地盤,算自己等人很快被擒下,但這些人想要在這里肆意撒野,怕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閣下怕是有所誤會,我們從來不知道什么小麒麟,還有什么至尊蟻凰!”
  
      獅煌正了正神色,信誓旦旦地說道。
  
      他看著杜少甫的眼睛,不閃不避,彰顯著極度的從容與淡定,似乎那件事情真的與他們洪荒蝎獅一族無關一般。
  
      他的想法很簡單,能拖一時算一時,不管怎么說,這些人殺氣騰騰而來,若是真動起手來,算是自己占據了地盤的優勢,而到時候也會給族帶來嚴重的損失。
  
      所以獅煌一口咬定,他并不知道杜少甫話的意思。
  
      “我懂了!”
  
      杜少甫輕輕地吐出一口氣來,淡淡地點了點頭。
  
      而后,只見他的手心之噴射出一片火光,然而卻不熾烈,反而是帶著極度的陰森邪意。
  
      這火焰幽幽,暗光閃爍,猶如是地獄幽冥之火般,散發出令人神魂顫抖的陰氣。
  
      “啊……”
  
      被這幽焰所包裹著,獅煌頓時大叫了起來,猶如受到了地獄酷刑,痛苦無地慘嘶著。
  
      不過,他這樣的慘叫之聲還沒有持續三個呼吸的時間,便是戛然而止!
  
      在周圍之人的目光之,獅煌的身軀像是一把干柴般,被迅速地焚燒一盡,成為一把飛灰,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這樣的場景,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個紫袍青年,真的是足夠的殺伐果斷,洪荒蝎獅的一族之長,說殺殺了,還是尸骨無存的那種,而他自己則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長老!必須要通知長老出面了,否則沒人能夠治得了這個人類!”
  
      后仇科遠獨艘學陌冷技方秘
  
      “這個紫袍青年太可怕了,膽子真是大啊,獅煌族長在他手里,說殺殺了啊!”
  
      “剛才已經有人去通知長老了,他們應該快要出關了!”
  
      “幾位長老快點出來,將這個人類拿下!”
  
      ……
  
      后不地遠方結察由鬧恨技艘
  
      對于洪荒蝎獅一族的其余之人來說,更是驚恐非常。
  
      他們對于杜少甫的恐懼,任何人都要來得更加的深刻。
  
      艘科地不獨孫恨所孤地通最
  
      雖然很多人都能看出,其修為在兩百多至此的人類之不算強,但他的手段卻是讓人心無端感到駭然。
  
      艘科地不獨孫恨所孤地通最最重要的是,有屈刀絕等兩百多號不朽強者撐場子,杜少甫一點也不擔心自己一方會戰之不過!
  
      事情到了這一步,只有族不朽境的長老出面,才能夠化解此次的危機。
  
      否則,以那紫袍青年的兇狠程度,還不知道接下來會鬧出什么亂子!
  
      “我說過,你不愿意告訴我,相信別人應該會樂意與我說!”
  
      杜少甫輕輕甩了甩手,對著獅煌消失的虛空冷冷地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
  
      在獅煌被屈刀絕下了強悍禁制的情況下,他施展出火屬性法則,瞬間將一位斬真強者焚燒成灰燼!
  
      杜少甫說完之后,目光轉動,像刀子一樣,再次看向了場另一人。
  
      他伸出手,揮出一個光掌,將之擒到手里,正準備故技重施。
  
      敵仇不仇鬼后察戰冷毫艘方
  
      敵不地不方艘學由冷球由情
  
      不過,在這個時候,一道獅吼之聲猶如晴空炸雷一般浩蕩而開,在空傳徹,綿綿不絕。
  
      “吼……”
  
      這吼聲滾滾,掀起巨大的波瀾,向著杜少甫等人的方向襲至,那虛空像是一片海潮,排空而來,場面無壯觀,且帶著極度的殺氣。
  
      “一個不朽五重天,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艘不不科獨敵察陌月鬼孤察
  
      面對那恐怖的音波,杜少甫與周圍的所有人都沒有動作,只有屈刀絕冷哼一聲之后,渾身驟然爆發出強悍的氣勢,亦是激蕩出一陣排山倒海般的能量狂潮,與那海嘯而至的音波撞擊在了一處。
  
      二者相碰的一瞬間,那音波被一擊而潰,摧枯拉朽一般退敗。
  
      而屈刀絕所散發出的能量狂潮,則是繼續向前推進,殺向山嶺深處。
  
      伴隨著一聲悶哼,這能量狂潮也是很快消逝而去,隨后,便是看到接連十來條身影從山林之電射而出,來到諸人的面前。
  
      “不朽七重天,還是八重天?閣下好強的實力!”
  
      來人之,有一位獅毛花白的老者目視著屈刀絕,眼神帶著震撼之情說道。
  
      在其身邊,另外幾位老者亦是同樣的目光顫動,在面對屈刀絕的時候,感覺壓力巨大。
  
      這十來人的修為都是不弱,為首的那位老者,更是有著不朽五重天的實力,可謂是極強!
  
      “老東西都出來了么?”
  
      杜少甫隨意將手之人丟到一邊,將目光轉過,看向了那十來位老者。
  
      不用說,這些人,必然是洪荒蝎獅一族真正的強者了!
  
      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有人繼續隱藏著。
  
      “人類,你們的實力很強,但別想在我洪荒蝎獅一族肆意興風作浪,真當我們是那么好欺凌的不成!”
  
      為首的那老者看了一眼屈刀絕之后,目光又從杜少甫等人身一一掃視而過。
  
      在他說話的同時,其身后的其余人亦是神色凜凜,極為不善。
  
      “剛才我所問的話,想必以你們的修為在遠處應該也聽得很清楚,我不想再說第二遍!那四個人如果在你們族,馬交出來,若是不在,干脆點告訴我他們的下落!否則,你們的族長,是前車之鑒!”
  
      杜少甫目光閃動,綻放出可怕的光芒。
  
      縱然是面對著不朽之境,他亦是不閃不退,與那老者緊緊對視著,冷聲說道。
  
      他來此的目的很簡單,是為了尋找男人婆、小麒麟等人的下落,不想與這些人過多廢話。
  
      最重要的是,有屈刀絕等兩百多號不朽強者撐場子,杜少甫一點也不擔心自己一方會戰之不過!
  
      “小子你未免太狂妄了一點,我們洪荒一族的族長,直接被你擊殺,這筆賬,我們要先算一算再說!”
  
      那為首的老者眉毛凝起,哼聲說道。
  
      結遠科地情結學戰陽技技主
  
      在面對杜少甫一方兩百多不朽強者的時候,他居然沒有感覺到太多的忌憚之意,顯然是有著極大的倚仗,不將這些人太過于放在眼里。
  
      “是嗎?”
  
      杜少甫的話語馬沉了下去,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手底下見真章!你們不愿意直接說出來,把你們一個個擒下,我有得是辦法讓你們開口!”
  
      他言語之間,身再次綻放出強烈的殺氣,毫不掩飾。
  
      “確實沒有必要再談下去了,動手!今天這洪荒蝎獅一族的強者,出來一個拿下一個,不再任何廢話!”
  
      屈刀絕手臂一揮,對著身后的兩百多號人說道。
  
      “人類,你們實在是太囂張了!居然敢在我等族內撒野,那好好嘗試一下我們洪荒蝎獅一族的護族大陣的威力!敢殺我們族長,讓你們有來無回!”
  
      這樣的話語自為首的那老者口說出,話音剛落,他便是身形暴退,連同其身邊的十余人,亦是一同向著山嶺深處飛掠而去。
  
      后不地不酷艘察由月太鬼故
  
      在倒飛的瞬間,老者口大喝一聲:“開啟護族大陣,將這些人類全部斬殺,一個不留!”
  
      下一瞬,只見方圓千里的山嶺陡然有一股異的波動蕩開,隨之而來的,一片光芒籠罩,將杜少甫等人全然覆蓋在內。
  
      “小心一點,這大陣不簡單!”
  
      屈刀絕眼神兇悍,一柄大刀出現,被他握在手。
  
      后不遠仇方艘學戰陽戰主察
  
      后不遠仇方艘學戰陽戰主察而這洪荒蝎獅一族的大陣,確實非凡,始一出現,便是讓屈刀絕這樣的強者都感到有幾分忌憚。
  
      他謹慎地看著四周,提醒眾人說道。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可以肯定的是,小麒麟等人確實是為這洪荒蝎獅一族所追殺,否則他們不至于如此大動干戈!
  
      敵遠地地酷艘學由月通酷鬧
  
      而這洪荒蝎獅一族的大陣,確實非凡,始一出現,便是讓屈刀絕這樣的強者都感到有幾分忌憚。
  
      “靈魂攻擊,這大陣的確不凡,大家都小心一點!”
  
      杜少甫看向周圍,發現這片空間迅速扭曲起來,所有的景象都發生了變化。
  
      那原本橫亙在下方的山嶺,亦是隨之變幻,眾人已經找不到出路。
  
      一層層光芒在流轉,好似煙霞一般,縷縷黑氣摻雜其,是這些黑氣,一旦鉆入人體之,便是令得元神瞬間麻痹,整個人都快要失去意識一般!
  
      只是在須臾之間,杜少甫是已經感覺到頭暈目眩,腦袋像是要炸裂!
  
      “都守住自己的元神,萬萬不能被那黑氣侵入體內,若是讓其聚集到一定程度的話,會非常危險!”
  
      “人類,這是我洪荒一族的護族大陣,算你是不朽九重天的強者,也休想從脫離而出!接下來,你們好好的享受一下靈魂的煎熬,讓你們體會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這時候,那洪荒蝎獅一族的老者的聲音又是傳來,進入了兩百多人的耳。
  
      在他話語剛剛落下的時候,杜少甫等人便是看到,一大片濃霧滾滾而至,向著眾人的方向撲來。
  
      這濃霧好似煙塵一般,帶著神秘的氣息,能夠阻隔元神的感知,杜少甫等人根本無法查探到濃霧后方的情況。
  
      “沖過去看看,總不能一直被困在這里!”
  
      杜少甫當先而動,直接一頭扎進那濃霧里面。
  
      只在一瞬間,他感受到身如是受到了無數的蟲蟻噬咬一般的痛苦,每一寸血肉都像是要被蠶食,饒是以他不滅玄體的強悍程度,都有些抗衡不住的樣子。
  
      這樣的情況,讓杜少甫心里極端沉重。
  
      “不好!”
  
      結仇地不獨結學接孤結故技
  
      結仇地不獨結學接孤結故技這里畢竟是洪荒蝎獅一族,是他自己的地盤,算自己等人很快被擒下,但這些人想要在這里肆意撒野,怕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杜少甫回眼望去,便是看到與自己同出于神武世界的人族古皇和畢方古祖二人,霎時直接癱倒了下去,被身邊的人接住,這才沒有掉落虛空。
  
      此時,這二人臉色難看至極,一片黑氣繚繞在臉龐之。
  
      他們的眸子早已閉,氣息奄奄,但喉嚨里還在不斷地發出“嗬嗬”的聲音,瘆人無,顯然是遭受了難以想象的重創。
  
      “大家快進入荒古空間!”
  
      杜少甫哪里敢再耽擱,直接張開了荒古空間的缺口,將二人收了進去。
  
      不光是他們,同行之人,有些剛剛突破不朽境界的,也是一個個臉色灰暗無,都一同進入了荒古空間里面。
  
      “小子你也進去,我來想辦法破陣!這洪荒蝎獅一族,今日非要將他們連根拔起不可!”
  
      屈刀絕看著杜少甫,沉聲說道。
  
      他的身騰起一道道霞光,形成一個嚴密的防護罩,將所有的濃霧都阻礙在外。
  
      “我暫時還能承受得住!”
  
      杜少甫神色難看,元神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不過,他之前曾煉化過青龍精血,對于靈魂方面的天賦,這洪荒蝎獅一族顯然是遠遠不青龍一族。
  
      所以,即便杜少甫的修為在眾人之只處于末流,但依然可以勉強承受下來。
  
      “我來試試這大陣,到底有多非凡!”
  
      屈刀絕目視前方,手大刀溘然蕩起,高舉過頂!
  
      他體內氣機飛速運轉而開,大片大片的符飛瀉而出,猶如蚊蚋一般跳躍著,在其頭頂的那柄長刀周圍凝聚!
  
      敵地不不酷敵察接鬧主恨后
  
      “斬!”
  
      這樣的一個字句從屈刀絕口說出,他長刀立劈而下,對著前方的虛空悍然斬去!
  
      “嗤……”
  
      刀鳴伴隨著能量呼嘯之音,虛空被一切而開,出現一條恐怖的裂縫,如是一尊太古兇物巨口大張著!
  
      后不不科獨艘球戰陽地所鬧
  
      后不不科獨艘球戰陽地所鬧他體內氣機飛速運轉而開,大片大片的符飛瀉而出,猶如蚊蚋一般跳躍著,在其頭頂的那柄長刀周圍凝聚!
  
      天地之力浩蕩,法則真義波動,這刀芒由大道軌跡凝聚而成,擁有斬天滅地之能,可怕無!
  
      璀璨的刀芒襲殺,威能霸天絕地一般,如是能夠將一方世界切割而開。
  
      然而,是這樣的一道刀光,斬在那濃霧面,卻只是引起了些許小小的波動,如同微風輕輕吹拂而過一般,刀芒這么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這大陣太可怕了!”
  
      敵不科科情孫恨所孤主顯秘
  
      如此強悍的攻擊,居然都沒有對其造成多少影響,讓杜少甫心駭然。
  
      屈刀絕的實力毋庸置疑,只能說是這大陣太強了,難怪那洪荒蝎獅一族的老者敢夸下海口,連不朽九重天的強者在此,都得交待在這里!
  
      “呼呼呼……”
  
      繼而,正在杜少甫心震撼之時,周圍的霧氣再次滾滾而至,好似江河巨浪一般席卷過來。
  
      這一次,其釋放出了可怕氣息,更加的令人心膽皆顫。
  
      只是遠遠地感受到那其的波動,能讓人腳底生寒,身體有些發軟。
  
      這霧氣攜帶著刑殺之力,欲要將所有人都吞沒進去。
  
      “剩下的人也都進入荒古空間,外面的事情由我們來應付!”
  
      杜少甫當機立斷,做出了決定。
  
      而后,在屈刀絕的示意下,其余人也全都被收進了荒古空間里面,只剩下他和杜少甫二人留在外面。
  
      面對這洪荒蝎獅一族的護族大陣,他們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若是任由所有人都留在這里,怕是會造成難以想象的后果。
  
      那樣的場面,杜少甫和屈刀絕二人都不愿意見到。
  
      只有先想辦法破了這陣勢,才有足夠的把握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本書來自
  
      本書來自:..///10/10224/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