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筆馬俍 > 第二百零三章 神秘男子

第二百零三章 神秘男子


      出了收容所,馬俍方才發現身處一處丘陵之上。
  
      遠處清晰可見一座城池。高聳的城墻堅實厚重,在這個起伏不大的平原上顯得特別巍峨。
  
      右側緩坡上有一群人圍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漢斯趕著一輛破舊的馬車,指著人群回頭對馬俍說道“斯密斯,昨天你就是在那邊山坡被發現的。當時人事不省,多虧了一個牧民用黃牛把你馱了過來。”
  
      “這地方經常有人掉下來嗎”馬俍問道。
  
      山路崎嶇,就這說話的功夫,上下牙關已經磕碰了好幾次。馬俍不由得佩服漢斯的駕車技巧,如此顛簸的路上還能談笑自如。
  
      “埃克城邦附近,我們這塊算是掉的比較多的了。不然埃克爾收容所也無法維持下去。”漢斯笑道,“其實我也是被黑風卷來的,老家在南約洲,十年了,跟老板混熟了就成了員工。”
  
      “漢斯,沒想到你也是這樣來的。”馬俍哦了一聲,對漢斯多了一份親切感,“我突然想起昨天還丟了一點東西,能不能帶我去人群那邊看看”
  
      馬俍想起昏睡之際所見到的一團金光,按照蔓薇之心的說法,應當就是滅霸魂晶了。自己在這陌生的地方出現,想必滅霸魂晶應當也傳送了過來,只是蔓薇之心已經化作面具失去聯絡,一時半會要想找到滅霸魂晶恐非易事。
  
      漢斯長鞭一甩,破舊馬車調轉車頭往人群一側的山坡跑去。行到近處,馬俍跳下馬車,來到人群邊上。擠進去一看,見是一堆燒焦了的殘骸。
  
      馬俍識得,正是自己的太空服,面目全非,完全變成了垃圾。
  
      “報告長官,”馬俍擠到一位胡子拉碴,正在指揮手下拖運太空服殘渣的長者面前恭敬稽首,“小的昨天還看到一枚黃色的流星劃過天空,落在這山坡之上,不知大人有沒有發現”
  
      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有了炎華界的經歷,馬俍現在很是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在這陌生而神秘的鬼谷大陸,還是得低調行事。
  
      胡子長者皺了皺眉,認真地回答道“小伙子,我是埃克城邦技術總長。流星的事我也聽說了,不過目前為止只找到這堆垃圾,目測好像是一件被燒毀的特殊盔甲。不知道你當時還有沒有其他發現”
  
      “沒有了,沒有了。”馬俍連聲答道。
  
      既然沒有滅霸魂晶,馬俍悄悄擠出人群。
  
      突然,馬俍心中警鈴大作,身體迅速后退,因為用力過猛,將身后一群人撞得人仰馬翻。
  
      而身前,一個套馬索擦著原來的位置砸向地面。兩個手臂刺有紋身的青年男子出現在馬俍面前,兇巴巴地盯著他。
  
      有些眼熟。
  
      畢竟在這里見過的人不多,馬俍馬上想起來是早上在埃克爾收容所見到的兩個青年,正是他們將瘸腿老人送去的。
  
      “兩位兄弟,我們好像沒有仇吧”
  
      “哼,居然敢搶我們兄弟會的人頭費,你這外鄉人怕是活得不耐煩了。”較高一點的青年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說道。
  
      “識相的話,現在跟我們走,把你賣給米粒尖收容所,這筆賬就算了。”另一個青年揮舞了一下手里的套馬索,惡狠狠地說道。
  
      馬俍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這倆貨大概是知道了瘸腿老人的事,來尋仇,剛好在這里碰到了自己。
  
      “兩位兄弟,這才多大個事。我把人頭費還給你們就是”馬俍松了一口氣,這等小事不足掛齒。
  
      “哼,你以為還個人頭費就行了在埃克城邦丟我們兄弟會的面子,就是丟了貝爺的臉丟了貝爺的臉,我們就得給貝爺找回來。不僅要將你賣了,還得公告天下。”較高的青年補充道。
  
      馬俍聞言,臉色沉了下來。
  
      往四周掃視一圈,發現倒地的人群早已爬了起來,似乎對這兄弟會的人甚為忌憚,與馬俍離開了一短距離,甚至連那位胡子長者都沒有插手的意思。
  
      想要低調行事,卻遇到兩個小混混,馬俍皺緊眉頭,冷冷地望著兩位青年。
  
      而兩位小青年見馬俍居然目露不善,頓時火冒三丈,就要撲過來。
  
      “這位小兄弟,今天剛來的吧”
  
      突然,人群中擠出一個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身穿一件筆挺的長裙制服,手里兀自拿著一塊太空服上燒焦的碎片,拍拍手背上的灰塵,一個閃身便到了馬俍跟前。
  
      其動作之快,實屬罕見,好在馬俍今非昔比,對方一舉一動始終都在自身觀察之內,是以冷眼相望。
  
      男子雙瞳猶如天藍色的琥珀,見馬俍如此冷靜,倒也微微一愣,不過馬上就恢復正常,朝馬俍輕輕伸出右手“特拉普。交個朋友。”
  
      兩青年見到男子之后,眼露驚悚,悄悄地退后數步。
  
      “斯密斯,幸會”馬俍稍稍猶豫之后,也伸出右手和男子握在了一起。
  
      掌心忽然傳來一陣灼熱,卻是男子悄悄使出了術法,其手心發出高溫,仿佛一團火炭,似要將馬俍手心灼穿。
  
      馬俍心底甚是不悅,見眾人對此人似乎甚是尊敬,也不便發作,悄悄運轉神力,便將炙熱化于無形。
  
      “斯密斯,好本事。”男子俊目圓睜,滿眼不可思議,將手抽回,哈哈一笑,“以后可以來丹弗找我,報我特拉普的名字,自然會有人接待你。”
  
      說完,又轉身對兩位刺頭青年交待“斯密斯是我的朋友了,希望兩位轉告貝爺,網開一面。”
  
      然后,頭也不回就朝人群外面走去,轉瞬不見了人影。
  
      等男子走后,兩位刺頭青年悻悻地看了馬俍一眼,冷哼一聲“算你狗運好”,隨即也離開了現場。
  
      周邊群眾見沒有什么事情,便又重新跟隨胡子長者去發掘太空服殘骸了。
  
      馬俍一頭霧水,感應著中年男子離去的方向,正是太陽升起的東方,在那邊有一個城邦叫丹弗,也是馬俍的目的地。
  
      回到馬車,漢斯正在等待,馬俍向他問起了貝爺和兄弟會。
  
      “斯密斯,你怎么得罪了貝爺貝客汗木是埃克城邦執政官的長子,創建的兄弟會可是威震全邦的地下勢力。得罪了他們,在埃克城邦可就難過了。”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