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筆馬俍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仙盟女傀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仙盟女傀


      “蛇老雖是仆從,我卻從未有強求于他。若是蛇老答應,我則沒有意見。”
  
      馬俍略帶推諉,并沒有立即答應。
  
      “小友,若能得蛇老相助,幫我擒住仇不斷,仙盟自要將此功勞記在你的賬上。仙盟可以給你一張貴賓綠卡直通仙盟大會,享受各種折扣優惠。”兀高大樂呵呵地望著馬俍說道。
  
      馬俍聞言,心中一動。
  
      自己一身神力,怕是要被大會安檢發現,雖然可以從神畫海中汲取靈力掩護,但總是有些風險,甚至會影響自己劍靈宗太上長老的身份。何況貴賓還有種種優惠待遇,想必會有更多便利。
  
      心念一轉,馬俍便對兀高大說道
  
      “前輩盛情難卻,我這就去和蛇老商量。若是他實在不愿意,我也就沒辦法了。”
  
      話雖如此說,暗地里卻通過奴印與蛇仆交流,安排他協助仙盟追緝仇不斷。
  
      蛇仆無所謂,話語不多,只是囑咐馬俍要跟在何日歸身邊,也就不用牽掛其安危。其面冷心熱,讓馬俍內心甚是感動。
  
      與蛇仆交流完畢,馬俍又轉身與何日歸協商一番,何日歸勉強答應跟在其身邊,直到找到孔玄為止。
  
      馬俍放下心來,有何日歸在身邊,這搜尋之旅便有了安全保障。現在越是了解到各方勢力的強大,便越是知道江湖險惡,就他這點小身手,實在還不夠看的。
  
      兀高大聽到蛇仆答應幫忙,甚是高興,對于馬俍要帶一個結丹級護衛的要求根本不在話下,立馬應允。
  
      半個時辰之后,馬俍與楊杰就宗內事務稍作商議之后,便帶了何日歸上了兀高大的飛舟。
  
      飛舟甚是氣派。
  
      特別是其貴賓室,富麗堂皇,極盡奢華。
  
      倉頂懸掛的照明光球會隨賓主心意變換顏色和明暗,座位能隨人體姿勢變換各種舒適的造型,椅子上的腦控頭靠更是能感受腦電波信號而控制音樂播放,其樂音只有椅內之人可以聽到。
  
      有美麗的女侍在旁服務,眉目如畫,溫婉怡人。
  
      馬俍點了一杯果汁,初嘗味道平平,并無特別之處,喝了幾口之后,方才感覺一股奇特的力量自胃中炸開,一時渾身舒暢,回味無窮。
  
      問了侍女才知道名叫“平地驚雷”。
  
      這名字也確實有點形象,馬俍不禁噗嗤一笑。
  
      侍女也莞爾陪笑。
  
      馬俍這才發覺侍女的笑容有一些不太自然,缺少了神魂靈性的感染力。
  
      作為神畫師,他對這種來自神魂的感覺特別敏感。
  
      于是仔細觀摩,方才發覺侍女只是一具傀儡。不禁瞪大眼睛,深表驚訝。
  
      兀高大坐在主座上閉目養神,這時也睜開眼來,饒有興致地打量馬俍,豎起大拇指贊道
  
      “想不到小友心細如斯,這么快便發現了女傀的秘密。要知道,就是兀塔和,到我這飛舟之上來了不止十次,到現在也沒有發現這是一俱女傀。”
  
      “不過一具干尸而已,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正在一旁座位上舒適地享受智能按摩的何日歸突然不屑地冷哼一聲,不合時宜地說道。
  
      兀高大眼露寒芒,滿臉不悅。
  
      何日歸作為馬俍侍從,被放入貴賓室已經是給了極大的面子,現在居然喧賓奪主,出言不遜,兀高大甚是惱火。
  
      “干尸?何老此話怎說?”馬俍聞言問道。在人前并不稱呼師尊,而是以何老代替。
  
      “這女傀制作非常殘忍,需將活人急凍致死,攝其魂魄封入天靈,以秘法煉制一段時日,直到喪失本心淪為器具。然后解凍,再換取機械心臟和秘法血液,輔以湯藥熬煉肉身,直至不腐不壞,便成一具唯命是從而又具有人類靈智的絕色干尸。”
  
      何日歸打開話匣子,滔滔不絕將女傀來歷說得清清楚楚,聽得馬俍毛骨悚然,連忙命令女傀離開,胃中兀自陣陣干嘔。
  
      兀高大在一旁寒芒更甚,忍不住出言喝道
  
      “胡說八道,我從仙盟交易大會購得的靈智傀儡,有官方認證,怎么可能是如此殘忍的干尸。”
  
      “你這狗屁仙盟恐怕早就有內鬼了,居然會為如此歹毒的人傀背書,背后不知道謀害了多少良家女子。若是被我何某發現,定饒不得他。”
  
      何日歸懶洋洋地躺在智能座椅上,對兀高大不屑一顧。
  
      “你!何方妖孽,居然口出狂言!”兀高大終于忍不住爆發,從座椅上沖天而起。
  
      以其仙盟常駐長老的尊貴身份,不管是在仙盟還是在各下屬盟員之中,都是備受尊敬。更因為仙盟給了他這一切的榮耀,便會堅定地維護仙盟的聲譽。
  
      現在居然受到治內宗門一個小小結丹修士的嘲諷污蔑,是可忍孰不可忍,大手伸出,卷起一股勁風,便要將何日歸卷住丟出貴賓室。
  
      馬俍心底一沉。
  
      以兀高大化神的級別,他根本就無暇插手,轉瞬之間,便看到兀高大一把抓住了何日歸,只得朝其哀嘆一聲,露出憐憫的目光。
  
      兀高大雖然氣急,但畢竟多年的老江湖,事事小心謹慎,哪怕面對比自己低一兩個級別的對手,也是力求絕對的把握。否則,也不會混到仙盟常駐長老的位子。
  
      是以雖然出手襲敵,心神卻牢牢鎖定何日歸,以防對方有什么法寶絕招之類,讓自己陰溝里翻船。
  
      一切都很順利。
  
      在其化神級別的壓制之下,何日歸根本無法動彈,輕輕松松便將其抓到手中。
  
      感受到何日歸柔軟無力的肢體,兀高大方才放下警惕,一把將何日歸朝門口丟出。
  
      只聽“砰”地一聲,大門洞開,有人從洞中破門射出。
  
      馬俍遠遠地聽到一聲痛苦的喊叫。
  
      然后是一片驚慌的喧囂,舟中侍從從各個艙室涌出,擠滿了貴賓室前的過道。
  
      “長老!”
  
      一個個恐慌的聲音傳來,眾侍從居然發現兀高大在地上痛苦扭動,連忙七手八腳將其扶起。
  
      何日歸仍在舒舒服服地享受按摩。
  
      馬俍甚覺過意不去,便出外安撫眾侍從,說是兀高大表演功法失誤,不慎反傷到了自己。
  
      眾侍從聞言方才平靜下來,將兀高大抬回貴賓室。
  
      待其逐漸恢復平靜之后,馬俍揮手示意,斥退了眾侍從。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