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筆馬俍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氪金玩家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氪金玩家


      “老祖全域通緝”馬俍望著滿臉癲狂之態的玄玉,心底一寒,“這什么情況”
  
      馬俍腦子飛速轉動,看看身前兩袋陰陽砂,總覺得這老祖不至于這么小氣,那么大個玉瓶,兩袋陰陽砂也就半個月產量。
  
      那哪里出了問題
  
      第一種情況,可能在他之前已經有人捷足先登,取走了大部分的陰陽砂。
  
      “難道是小烏龜”馬俍暗忖,瓶口太小,大神龜進不去,小烏龜倒是有作案可能。
  
      第二種情況,是對方取走了陰陽砂,后來又丟了。
  
      “難道是孔玄”馬俍琢磨道。
  
      孔玄后來去了玄霧湖底,說不定就順藤摸瓜找到了陰陽砂。
  
      “不過情況不對啊,按照孔玄的說法,只要他一去就手到擒來,可是現在被全域通緝,說明對方并沒有服輸。如果是這樣,說明對方肯定有孔玄級別的高手。”
  
      馬俍心中忐忑不安,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葫蘆谷所有人注意,對面女子為黃幡師,水平就相當于筑基期修士,跟你們相差不多。一般每個神幡師只有一面神幡,且施展法術有冷卻時間,她剛剛已經使用了四次,應該達到了極限。大家祭出法寶,分散攻擊,直到將對面兩人擊倒擒獲。誰最先擒獲兩人之一,就獎勵紫金葫蘆一個”
  
      玄玉一番指示之后,葫蘆谷眾人群情激昂,紛紛掏出法寶,或仙劍,或葫蘆,或其他刀劍鞭叉,跳散開來,從各個方向往馬俍一行撲來。乃至于劉壽,也從囊中取出一對飛梭,號曰子母梭,跳至半空,怒氣騰騰朝馬俍殺來。
  
      馬俍來不及多想,全身功德線全部注入陰陽砂,雙手藏在袖中閃電般虛點,自身可見有神筆在馬背幻化出一片金光碎影,一個黃斧幡、兩個黃斧幡綿綿不絕的黃色神幡出現在西西燕手中。
  
      “疾疾疾疾疾”
  
      西西燕左右開弓,彈無虛發,一道道黃色光影朝各個來襲法寶迎頭趕去,轉眼間,漫天呼嘯驟停,十多個人的數十件法寶全部消失不見,降維成一層層金屬薄膜在空中飄蕩。
  
      “啊什么情況”玄玉站在遠處旁觀,被戰場形勢驚得目瞪口呆。
  
      “師尊怎么辦”十多人回到玄玉身邊,齊聲驚嘆,面面相覷
  
      玄玉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看走了眼,這女子雖然僅僅黃幡師,但是其神幡無窮無盡,不僅不需要冷卻,而且每一道神幡都神力十足,彈無虛發,所有的法寶通通折戟沉沙,變成一張薄膜。若是繼續戰斗下去,不說法寶,萬一幡師發怒,選擇人身作為目標,恐怕還得留下幾張尸膜。
  
      玄玉額頭見汗,作為一個結丹修士,好不容易開辟了葫蘆谷作為獨立道場,想不到今天在一個筑基級神幡師和一個煉氣期的小仙手中顏面丟光,幾欲逃遁。
  
      “達達南木,爾等能夠偷取老祖的陰陽砂,確實有些本事。今日暫且饒你一命,若是不識好歹,不及時來我葫蘆谷賠罪認錯,待得老祖親至,你項上人頭必然不保,老夫也絕不替你求情。”玄玉定了定心神,挺直胸膛,朝馬俍喊道。
  
      “這口氣,好像是我們打輸了”馬俍朝西西燕擠了擠眉。
  
      西西燕“噗嗤”一笑“公子,人家也不容易,你就給個臺階讓他快點撤吧。”
  
      “好。”馬俍聞言抬頭對玄玉喊道,“感謝前輩不殺之恩,日后有空必定來葫蘆谷拜訪,您老慢走,不送。”
  
      玄玉恨得牙關緊咬,也不好意思再多說話,鼻孔冷哼,叫一聲“走”,便帶著葫蘆谷眾仙飛身而去。只是來的時候都是腳踩飛劍風馳電掣,走的時候只能靠靈力支撐飛行,這速度便慢了很多。
  
      見對方從天際消失,馬俍終于放下心來,這才發現汗水已經濕透胸背,而西西燕也是臉泛紅暈,氣息不穩。
  
      “終于體會了一把氪金玩家的滋味哪怕你等級高,也怕我屠龍刀。”
  
      馬俍心中樂呵,暗自得意,只是一看陰陽砂,才發現袋子空空已經快要見底了。
  
      “哎呀,這打仗就是打經濟啊,才這會功夫,半袋陰陽砂就快用完了,可惜可惜”馬俍長嘆一聲。
  
      “公子,是有些可惜。”西西燕溫和一笑,“不過今天西燕覺得好過癮,要不這些砂子干脆就都給我變成神幡吧。”
  
      “行”一見西西燕那幽靜而透著渴望的雙眼,馬俍立馬投降,“我現在就給你畫,只要你覺得過癮我天天給你畫。”
  
      西西燕噗嗤一笑“公子,雖然你并非我喜歡的類型,但是做老公應該不錯的。”
  
      “”馬俍一臉黑線,暗道這話幾個意思硬著頭皮問道,“燕兒,你是說并不喜歡我呢還是說愿意嫁給我”
  
      “公子,西燕的問題你還沒回答呢”西西燕嘴角帶笑,美眸平靜地注視馬俍。
  
      “我”馬俍一時語噻,“一定要回答嗎”
  
      “公子不想回答就別為難自己了。”西西燕看馬俍有些難堪的樣子,嘴角微翹,柔聲說道,“公子,你看這夕陽晚霞甚是美麗,要不公子幻化一架馬車,和西燕一起坐車欣賞吧。”
  
      馬俍這才注意到,夕陽西下,已近黃昏,山巒疊翠卻又鍍了一層金輝,甚是美麗。如此美景,若加上香車美女相伴,倒也是人生一大樂事。于是連聲答應,就著剩下的陰陽砂,幻化了一輛馬車。
  
      吉吉思等人連忙趕過來,將車軛套好。吉吉思雖然是草原上優秀的騎士,不過對于駕馭馬車并不擅長,就安排了龍泉做車夫。
  
      古道夕陽,美人同伴,香風撲鼻,巧笑迷人。
  
      偷偷看向西西燕,馬俍打開心中仕女圖,又是寥寥幾筆。現在圖上的身材臉型,姿勢氣質已與西西燕一般無二,只是五官基本都是劉伶的模樣,最后唯有眼睛處還是留白。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馬俍不知第幾次對自己這樣說了,“我忍”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