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筆馬俍 > 第六十五章 身世之謎

第六十五章 身世之謎


  寧王府內院,靜室。
  馬俍在這里靜坐,神識卻隨著功德線散發全城。
  操縱功德線向遇到的各個市民群發消息之后,馬俍便集中精力去收聽神像前的祈禱。
  不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很無聊或者他無能為力的愿望。當然也有幾個生病求治的,恰好不是很嚴重,在輸送一點點神力之后,很快便痊愈了。在這些人的感恩聲中,現場頓時掀起一股崇拜主神的熱潮,許的愿望也成倍地增長了。
  被無用信息炸得頭昏腦漲的馬俍正想斷開功德線稍作休息,忽然身體一頓,停止了動作。
  “主神大人,求您護佑霜兒吧,這可憐的孩子,一出生就被拋棄在荒野,要不是我偶然撿到,肯定都被野狼吃了。我含辛茹苦把她養大,族長卻說她是野種不吉利,一定要送走,后來就被送到寧王府當侍女。主神大人,霜兒是個苦命的孩子啊,我這當娘的幫不了他,心里好難過啊。”
  寧王府廣場神像前,一個婦女正在祈禱。
  馬俍聽罷許愿,耳邊又傳來婦女的哭泣聲。
  “原來霜兒是個野孩子?”馬俍內心震動,“那她的身世不知道有沒有線索。”
  馬俍切斷了其他功德線,就留下了霜兒娘親一條。
  “霜兒會過得很好的。”通過功德線,馬俍給霜兒娘發去一條信息。
  婦人聞言,剛開始非常震驚,后又分外驚喜,連連磕頭道謝。
  馬俍感受了一下夫人的情緒,待她平靜下來,繼續說道:
  “不過,霜兒姑娘的未來不在這小小的西炎國,你必須將霜兒的身份憑證交給她,讓她自己去尋找身世。”
  “是是是,主神大人,我早就知道,霜兒不是普通人,我把她襁褓中的玉佩和裹身布袍都帶來了,等下就送到寧王府去,好給她一個確認親生父母的憑證。”
  “可以。”馬俍淡淡地回道。功德線卻緊緊跟隨,一直看她朝寧王府走來,才出了靜室,安排吉吉思去接待。
  少頃吉吉思拿來一塊玉佩和一件嬰兒裹布:“大人,按照您的吩咐,我以嫁妝的份量,送了她百兩黃金和十頭肥羊。并且告訴她霜兒姑娘現在不在寧王府,讓她先行回去了。”
  “有沒有問她怎么到炎都城來了?”馬俍追問。
  “有的,她說是跟隨護送侍女的隊伍過來,順便想見見霜兒姑娘,得知霜兒姑娘不在,她有些傷心地走了。”
  “哦。知道了,大概是余家也接到了選侍的任務。”馬俍答道,“你下去吧。”
  “是,神帥大人。”吉吉思說道。
  馬俍平復了一下心情,拿起手中的玉佩和裹布,仔細端詳。
  一塊云形玉佩,捏一捏質地堅硬,外表晶瑩滑潤,雕琢精致,上面沒有文字,只有一個圖騰,模樣有些像魚,卻又有雙翅,似在云中飛翔。
  而那塊裹布,卻是有些異常,居然看不出材質,摸在手里如絲般光滑,卻又有著棉般溫暖,大熱天的很透氣,不粘汗,仿佛天然有著冬暖夏涼的效果。觀其顏色,本體微黃,卻能根據周圍環境變化色彩,甚是迷幻。馬俍翻來覆去,整塊裹布找不到半個文字,只在最下面的一角,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圖形,卻是九個呈圓形排列的正六邊形,指甲用力扣了扣,所用織材堅韌,絲毫無損。
  馬俍看不出任何端倪,并不死心,又用功德線搭在裹布之上,散出神力金光試圖發現一點有用信息。并沒有多大的變化,唯一有點影響的是,神力金光在碰到九個正六邊形的時候,其邊線變得異常明亮,等到撤離神力金光,則又恢復正常。
  馬俍暗自驚奇,伸手空中劃過,金光閃爍間,一塊同樣的裹布便出現在面前,只是感覺神力消耗甚多,足足千百倍于同樣大小的普通布匹。而且,馬俍仔細檢查之后又發現了不同,兩塊裹布材質完全一樣,但是在神力加持的情況下,幻化出來的布匹上,那九個正六邊形不再發光。
  馬俍心中一咯噔,心道這塊裹布肯定大有來頭。
  折騰了半天,沒有什么收獲,馬俍只得將玉佩和裹布收在隨身腰囊之中,那塊裹布撐開來很大,但是收納起來之后卻被擠成很小的一團,極易收納,甚是神妙。
  看看時間已經是午后,斜陽西照。
  馬俍重新散開功德線,發現許愿的信徒依然很多,便又選擇了一些力所能及的給于幫助,一直到天黑,才斷了聯絡。
  “必須得讓西燕過來幫忙才是,光是維護這神像的信仰都得花不少的精力。”馬俍心道,“很久未曾聯系,今天神像應該增加了不少功德線,我且試試看能否聯系上他們。”
  主意打定,馬俍便散開神識,開始朝城西擴張。很快,便出了城,直奔西面的山巒。相較于往日,現在擴張的速度明顯快捷了許多,感應炎都城,星星點點連入大地的功德線,比昨天多了起碼上百倍。這些功德線,汲取著大地的神力,仿佛為神識的擴張提供了動力。
  一路向西,霎那間便是上百里,不過在三百里之后,便感覺力不從心,神識地圖的邊線出現了模糊,算算路程才剛走了一半。
  馬俍正襟危坐,面不改色。這段時間一直在感應鳳凰城的神像,已經有些眉目,雖然信號有些模糊,但是進行粗略的控制還是可以的。
  于是,平靜心緒,重新感應遠方的神像所在,不過多時,朦朦朧朧在西偏南的遠方感應到一團白點,繼續放大,可以發現白點又分化成眾多小點,那都是自己的神像。
  直到白點不能繼續放大,馬俍才停下念想,在心中想象這些白點放出無數的功德線,向東北而來。因為神識無法到達,只能借助功德線自行聯系。
  也許是功德線拓展的速度遠遠慢于神識,這一等待便是半個時辰。好在感應之中,功德線一直在前進,馬俍方才放下心來。
  半個時辰之后,終于,神識地圖之內自西向東出現了一股亮光,轉瞬,往西三百里直到鳳凰城的地圖便打開一條通道,鳳凰城直往赤木城大片區域都出現在地圖之內。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