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筆馬俍 > 第六十二章 玉河求教

第六十二章 玉河求教


  本就已經餓得發慌,在兩女殷勤服侍之下,晚飯吃得有點多。
  吃飽喝足,看看兩人興致盎然,纏著自己繼續昨夜的表演,馬俍只得指著墻角一堆模型苦笑:“本公子今天修煉遇到點狀況,神力崩潰,現在也幻化不出那么多玩具來展示地球了。”
  “沒事,公子給我們講講地球上的故事就好了。”秦眉沖馬俍一笑,明媚動人。
  馬俍心中一哆嗦,這架勢咋感覺自己才是侍女?頓時又懷念起地球上那段無憂無慮的宅男生涯來。
  “今天太累了,下次再說罷。”馬俍朝秦眉擺擺手,轉而看向劉伶,“對了,伶兒。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你哥哥劉壽到底是什么情況?”
  提起傷心事,劉伶頓時眼圈一紅,楚楚可憐的樣子讓馬俍為之心疼,良久方才開口:“哥哥自幼便被仙家帶走,這次善寧郡被圍攻,父王便通過仙盤緊急聯絡,哥哥很快回來助陣。他師傅贈送了一個法寶,叫斬仙葫蘆,只需念起咒語便可以呼喚葫蘆飛刀殺人,甚是厲害。哥哥憑一己之力硬是擋住了西炎三十萬聯軍。
  “可是好景不長,西炎軍也請來了一個仙人,有一法寶能放五色毫光,一個回合便將哥哥連人帶斬仙葫蘆一起吸走。”
  “你說這五色毫光也是法寶?”馬俍問道。“并不是仙人自身放光?”
  “嗯。”劉伶答道,“據哥哥身邊護衛說道,仙人到得跟前,高舉法寶,還大叫了一聲哥哥的名號,然后人便不見了。”
  “后來呢?可有消息?”馬俍問道。
  “父親通過仙盤趕緊和哥哥師門聯絡,對方說正在緊急接觸磋商,后來又說凡間之事自己解決,雙方仙人都只旁觀,不再插手。”
  “這樣啊!”馬俍恍然大悟,“也就是說,雙方仙師勢均力敵,恐怕兩敗俱傷,于是隱身在背后,眼睜睜看著雙方廝殺?”
  “嗯,可能就是這樣。”劉伶眼圈通紅,幾欲淚下,“可憐善寧郡國破家亡,妾身和小眉也只能四處流浪,差點殞命此地。”
  “都是仙界在后面搞鬼,”馬俍抓住劉伶有些冰涼的小手,連聲安慰,“不過還好,你的家人都還安全。待得這邊事情結束,我可以隨你們前往京城,看看能不能尋得解決之法。”
  “真的?公子?”劉伶轉哭為笑。秦眉亦是精神一振,和劉伶擊掌慶祝。
  “目前來看不管誰輸誰贏都是犧牲品,在仙人眼中,大家都是螻蟻。”馬俍皺眉說道,“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必須搞清楚這些仙人的真實目的。既然伶兒父親手上有仙家聯絡工具,我們便自己找上門去問個明白。”
  “妾身并不知道父親現在何處,況且,自從上次仙家退居幕后旁觀,便已經聯系不上了,直到善寧郡兵敗也未曾有聯系到。”劉伶秀美微蹙,對馬俍說道。
  “不急。”馬俍微微一笑,“既然在幕后坐山觀虎斗,我有一招引蛇出洞,看他們出不出來。”
  “公子是何妙計?”兩女連忙問道。
  “暫且保密,到時自會知曉。你倆就在內院好好休養,時機一到我便帶你們離開,京城我不熟悉,有些事還得靠你們。”馬俍劍眉微鎖,繼續說道,“這些仙人貌似手段頗多,我還得好好準備一番才行。”馬俍說道。
  “是,公子。”兩女得知有機會離開西炎,心情不知不覺好了許多。
  “叮鈴鈴”,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鈴聲。
  馬俍為了方便手下急事求見,在內院門口裝有長繩,有事只需拉動長繩便可搖動寢宮門前銅鈴。
  “有人求見,你們陪我去看看。”馬俍起身道。
  “是,”兩女起身,自覺地挽著馬俍來到內院門口,卻見童冠和玉河站在外面。
  童冠還是第一次見到劉伶和秦眉真容,門一開忽然發現兩個天仙樣的美女,一柔一剛,一個如水月溫柔明媚,一個似艷陽英氣逼人,跟隨馬俍左右出現,只覺眼前一亮,艷羨不已,不過很快便眉頭微皺,心道難怪神帥大人一天到晚躲在內院,卻是在享受艷福,一時頗有些為霜兒鳴不平。
  “是你?有什么事嗎?”馬俍看著童冠微微不悅,這都天黑了,看兩人情形似乎并沒有什么緊要的事情。
  “神帥大人,是這樣,”童冠見馬俍臉有慍色,心中一稟,連忙收起那點小心思解釋道,“玉河今天自學數學有些問題,問了所有的工匠都無人能答,我們這些大老粗更是一竅不通,只好,只好打擾大人,向神帥大人求教。”
  “王子殿下,看了您給的書,玉河實在是坐臥不寧,如果不解決的話,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還請殿下指點一二,玉河萬分感謝。”玉河剛開始見到三人,亦頗為驚愕,等到童冠解釋方才回過神來,連忙朝馬俍施禮請教。
  “哦?什么問題?”馬俍一時來了興趣,在玉河身上隱隱看到了學霸的身影。
  “玉河在計算石方的時候,對于球體積和圓錐體積一直憑經驗估算,今天看了殿下給的教材,對于兩個體積的推導過于簡潔,比如對圓錐體積,僅僅說用圓錐裝水,裝三次就可以灌滿同底同高的圓筒,是以得出其體積公式。玉河覺得太過生硬,一直耿耿于懷,故想向殿下詳細請教。”
  玉河一說起數學,略顯黝黑的臉上便泛起一層光輝,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充滿了靈氣,配合其健康優美的身材和臉蛋,整個人自有一番獨特的氣質。
  童冠對玉河講的內容雖然一竅不通,但并不妨礙他如癡似醉的欣賞。
  “哦?這個我恰好略知一二,進來吧。”
  馬俍對玉河招招手,又對秦眉點了點頭。
  秦眉會意,便將玉河牽了進來,順手關上了門。
  門一關,童冠失魂落魄,似乎少了點什么,又貼在門上聽了半晌,直到腳步聲完全消失方才戀戀不舍地離去。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