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筆馬俍 > 第三十七章 主神開光

第三十七章 主神開光


  “焚香禱天,有請主神降臨!”
  揭幕開光儀式上,司儀官手執擴音器,大聲宣禮。
  馬俍身著白袍,頭戴法冠,手握靈香,在神像跟前深深一鞠躬,恭恭敬敬將香插入爐內。
  完畢,朝旁邊一招手,立馬有童子捧來一根龍頭權杖。
  “有請殿下,揭幕開光!”司儀喊道。
  馬俍接過權杖,朝三座神像逐一指去,蓋在其上的紅布便緩緩升起,隨風降落。
  三座白石雕像展現在眾人面前,兩高一矮,主神像慈愛祥和,武侍勇猛威武,女侍美麗溫和,眾石像在陽光下奕奕生輝。
  馬俍閉目片刻,在心中喚醒巨畫,蒼老聲音又在心頭響起,聲音中透著一絲得意。
  “臭小子,這次做得不錯,設立了神像不說,還把那兩個娃娃的神格也搶來了。”
  “畫神前輩,麻煩幫我來點神跡,助我樹立神威。”馬俍在心中念叨。
  “小事。”蒼老的聲音回答道,“你心中默念,將人仙交戰圖懸于神像之上即可。”
  馬俍靜心默念,隱隱地便看到巨幅神畫在神像之上緩緩展開,有金光從內四散射出。
  在場所有官兵百姓全被金光照耀,不由自主閉上雙眼。
  “天哪,主神顯示神跡了!”有人大喊,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伏地而拜。
  “那是什么?!”又有人睜開雙眼,發現空中有景象。
  “那是神界!是主神的國土!”
  金光逐漸隱去,更多人開始喊叫:“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有神仙、有仙山、有星辰大海、還有城池樓閣.......真的是主神國土。”
  “快拜吧,主神顯靈了,求主神帶我們去神界!”
  更多人開始跪下祈禱。現場一片“主神”的呼叫聲。
  隨著畫幅的展開,數里、數十里之外都有人開始發現空中的異常。一時驚嘆不已,紛紛打聽是何神跡,更有激動者,成群結隊往現場趕來。
  不過多時,廣場四周便擠滿了前來圍觀的百姓,有人隨身攜帶小香爐,就地焚香祈禱;有人攜帶拜墊,席地三跪九拜;有人拖家攜口,磕一路長頭......
  “親愛的子民們,”馬俍轉過身來,面朝大眾,大聲說道,“今天,我以主神的身份降臨鳳凰城,是因為我心中,對大家無邊的牽掛與慈愛,看到你們流離生死,受盡苦難,我就忍不住心中悲痛,一心想要帶你們來諸神的國度,永享快樂。今后,我將權杖交給姬寧王子,委托他代行救贖。凡是信奉姬寧者即信奉我,待你罪行解脫之日,我將親自迎接你,共享永恒仙福。”
  說完,馬俍雙目緊閉仰身而倒。嘴角泛起一絲笑意,暗道,今年地球上的奧斯卡獎,怎么著也得給自己一個才行。
  圍觀群眾正聽得認真,忽然看到馬俍倒地,全部大驚失色。
  護衛見狀,正要跑來,卻發現馬俍平躺的身軀緩緩升起,達到神像胸口的高度后,古畫之中又有金光射出,卻是一把權杖的虛影,緩緩朝馬俍飛來,途中好像生怕別人看不清楚一樣,還不停地調整角度,方便各方信眾觀看。
  權杖飛到馬俍手中,與其原來所握的龍頭拐杖合二為一,之后,馬俍身軀又緩緩下降,落于地面后,眾護衛連忙上前將其扶起。
  馬俍睜開雙眼,慢慢站起。示意護衛離場后,將權杖高高舉起,大聲喊道:“信主神者,終得救贖!”
  只見權杖龍頭發出萬丈金光,瞬間將古畫籠罩,片刻之后,古畫消失,幻境也終不見。
  觀眾震撼之余,紛紛跪倒行禮,大聲跟念:“信主神者!終得救贖!”
  “神帥大人,西燕公主不見了!”
  馬俍累了一天回到府邸剛剛坐下,門外便傳來報告聲。
  “公子,我去看看情況。”
  霜兒開門,見是護衛隊小隊長桑奇,神色驚慌,臉色蒼白,便問道:“你慢慢說,怎么回事?”
  “今天一直由我帶隊護衛西燕公主,孰料在開光儀式結束返回途中,西燕公主突然就從花車中消失不見了,我們發動了鳳凰城的守軍一起尋找,這都半個時辰了一直沒有找到。”桑奇聲音顫抖。
  “知道了,你們繼續尋找!”馬俍此時走到霜兒跟前,對桑奇說道,“有消息馬上來報!”
  桑奇領命急忙離去。
  “公子,怎么辦?”霜兒滿臉擔憂,對馬俍道。
  “先等等消息。”馬俍臉色凝重,“燕兒畢竟也是神界之人,應該有足夠的防身之力,暫且再加大些兵力全城尋找。”
  “來人,去將虎王叫來。”馬俍朝門口喊道。
  “是!”衛兵咚咚咚跑了出去,一刻鐘后帶著虎王過來,身后還跟著一個人,正是西西燕。
  “燕兒?!”馬俍甚是驚喜,連忙拉住西西燕雙手,這突然的失蹤,才發現心里便多了許多牽掛。
  定睛細看,西西燕花容憔悴,猶帶淚痕。
  “這是怎么回事?”馬俍問道,目光看向虎王。
  “我也不是很清楚,”虎王側身看向西西燕,“我剛接到匯報,說狼王失蹤了,便趕到牢獄視察,卻發現西燕道友在里面。”
  “狼王失蹤了?”馬俍吃驚,看向西西燕,對方依舊情緒低落。
  “其實應該說是虎王和狼王都失蹤了!”虎王補充道。
  “......”馬俍一頭霧水。
  “虎王畢竟于我有恩,將我魂匣帶在身邊滋養,而且言聽計從。”虎王轉身看了看西西燕,“比如對西燕道友,在我勸說下才沒有用強,不然恐怕早就被化為灰燼了。后來雖然獻祭于我,并沒有將其斬盡殺絕,只是占用了他的身體,留下了他的神魂。
  “在與狼王對戰之時,其神魂忍不住出來干擾,我也就放開一馬,沒有斬殺,只是將狼王生擒關監。后來又設法將其神魂逼出,融入狼王體內,讓其兄弟共享一體。直到今天,突然失蹤。”
  解釋完,虎王目光灼灼,盯著西西燕說道:“這一切,怕只有西燕道友能說清楚了。”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