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筆馬俍 > 第三十一章 國庫危機

第三十一章 國庫危機


  這一晚,稀里糊涂就過去。
  馬俍開始理解女人是禍水這句地球語了,在兩個女子軟磨硬泡之下,硬是演示了大半個晚上,最后實在困乏得不行,便趴在桌案上休息一下,結果睡著了,早上醒來,發現兩女也是和衣而睡,一個趴在桌上,一個窩在坐墊上。
  說好的修煉泡湯了,不僅沒有收獲,神力還掉了一截。
  馬俍整理了一下衣衫,心里想著這樣下去可不行,得找個安靜的地才能做正事。
  稍作洗漱,馬俍來到門外。
  吉吉思早在門口等候,見馬俍出來,連忙過來請示:“王爺,幾天來連夜趕工,蠻神石像已經搭建成功。李言將軍派人來問您今天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叫李言代辦,擇吉日舉行開光儀式就行。”馬俍說道,“我先處理一些內務,你去通知李言等人,上午準備召開軍部會議,商討東征大事。”
  “是!”吉吉思領命而去。
  “公子!”
  “殿下!”
  聽得呼喚,馬俍轉過身來,見是霜兒和西西燕聽得人聲醒來。
  兩女慵懶惺忪,蓬發素面的模樣別有一種風情,不禁又是一番凝視,在心中仕女畫卷上添上數筆,寬袖輕卷,酥手遮頜,平添幾分妖嬈。
  兩女被瞧得羞澀,相互一對視,發現對方模樣,不禁莞爾,連忙起來洗漱妝容。
  “公子,這是我整理的軍務材料,目前鳳凰城和赤木城的總兵力達到了二十萬人,其中:騎兵五萬五千人,步軍八萬九千人,弓箭手四萬六千人。而軍械方面,大宛血騎三萬五千匹,西炎良駒兩萬余匹,戰車三千輛,戈矛十萬支,刀劍五萬具,良弓五萬部,重弩三千具,另有攻城器械若干。后勤方面,現有:工匠兩萬五千名,裁縫三千人,馬夫三千人,運輸車萬輛并配有人馬各八千,另有精銅二十噸,精鐵五十噸,木料十萬方,棉麻八萬匹,糧油四萬擔。其他金屬木材若干。”
  馬俍早餐時,西西燕在旁一一匯報,如數家珍。
  “嗯,燕兒辛苦。”馬俍點頭稱贊。有了西西燕這個得力助手,自己實在省心太多。
  “不過,公子,因為雙方都是戰時動員,軍需開支巨大,按照目前消耗,財庫估計撐不過十天。”
  西西燕又補充一句,馬俍差點哽住,頓時覺得早餐也不美味了。
  十天!連西炎國都都走不到,別說東征了。
  “那怎么辦?”馬俍下意識問道。
  “按照過去的模式,勝利一方可以大肆搶奪,隨時得到補充。但是公子的出現打亂了這個模式,使得消耗成倍增加。如果不能解決將士們的衣食軍餉,恐怕會引起嘩變,到時候不要說上陣殺敵,能不內亂都算很好了。”
  西西燕的回答并沒有解決問題,反而使得馬俍愁眉深鎖。
  兩支曾經敵對的部隊被強行糅合在一起,靠的僅僅是虛無縹緲的神鬼信仰。如果生存受到了威脅,這個信仰能產生多大的作用,會不會重新分裂,那就只有老天知道了。
  “不過,公子。”西西燕莞爾一笑,“您昨晚演示的那些東西要是能實現的話,估計能解決不少問題。”
  一提起昨晚,馬俍不自覺退縮了一下。為了兩女開心,馬俍幾乎是把地球上工農商學兵農林牧副漁統統演示了個大概,天上地下,衣食住行,最后累到不行,趴桌上就睡著了。
  “對啊,公子,比如說那什么方便面,壓縮餅干,要是當軍糧不是很好嗎?還有武器,如果能生產槍支的話,我們這些刀劍戈矛都可以不用了。”霜兒在旁邊說道。
  “還有財務,公子說地球上最瘋狂的是啥?房地產?要是真有那么神奇,西燕覺得可以試試,這樣錢的問題就解決了。”西西燕補充道。
  馬俍心中像是一道閃電劃過,種種方案從腦中涌出。
  忍不住拉過兩女小手,握在一起,說道:“地球上有句話,叫‘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咱們一起動腦筋,辦法總比困難多。”
  西西燕緊張地抽回了手,臉上泛起紅暈。
  馬俍有些尷尬,咳嗽了一聲:“霜兒,燕兒,你們再設想一些更具體的辦法,我先去開個會。”
  “裁軍屯田?平肩王,你沒搞錯吧?”
  軍情大廳,眾將領圍坐一起商討對策,鷹王聽了馬俍的建議之后唰地站了起來反問,完全沒有臃腫肥滯的感覺。
  “鷹王兄,先別急,坐下聽我說。”馬俍起身安撫鷹王坐下,“我也只是暫時的想法,大家不是商量嘛。”
  見鷹王坐下,馬俍站著掃視了一下在場的將領,大家都臉露疑惑。在座的基本都是職業軍人,打了一輩子仗,從來都是上陣殺敵,下馬喝酒,卻從沒想過有一天要放下武器做農民,去種地干活。
  “各位將軍!我們的目標是中原商靖王朝,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大家可知道?”
  見大家默不做聲,馬俍解釋道,“商靖王朝面積遼闊,加上周邊附庸國,足足有十倍西炎加戎蠻這么大,而且所占據的核心地盤是非常富裕的中原地帶,物產豐富,人才輩出,再加上四方臣服的諸侯國,隨時可以調動百萬以上武裝精良的大軍。這還僅僅是常規軍備,若是全面動員的話,遠遠不止這個數。
  “俗話說,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隅,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我們現在雖然整合了兩國的力量,并不意味著就真的能打到京城去,必須要做好全盤準備,考慮周詳,伺機而動。
  “最新收到的消息,西炎聯軍已經打到了蕩劍峽,與商靖守軍對峙,要攻下來恐怕還需時日。這還是在對方沒有增兵的情況下,如果朝廷大軍集合完畢,恐怕聯軍只有退守才行。
  “我想說的是,這是一場持久戰,不要寄希望于一朝一夕,一城一地。為什么我會提出裁軍屯田的想法呢?基于以下幾點:
  “先,赤木和鳳凰城都是戰時動員,消耗巨大,造成國庫空虛,已經只能維持十天左右的正常開銷。”
  “啊?!”聽完此語,眾人大驚失色。
  在座大多都是武夫,打仗基本靠搶,哪里又曾想過國庫開支的問題。現在,乍然聽得馬俍驚人之語,就連鷹王都開始眉頭緊蹙。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