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變革之路 > 第八十一章 行鏢至河澗

第八十一章 行鏢至河澗


  眾人圍在篝火前聊了很久,后來紛紛都休息去了,李睿跑進馬車里睡,胡勇在馬車旁生了一堆火,裹著被子就守在了馬車外面睡了一夜。
  整晚安然無恙,只是夜里偶爾聽到一些動物的叫聲,營地夜里都有人輪流看守倒是沒有野獸敢靠近,這個時代野獸還是很多的。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營地的人就醒了過來紛紛起床,李睿聽到外面的動靜,下了馬車。
  站在地上李睿只覺得渾身酸痛,第一次睡在馬車上還是有些不舒服。
  “公子,起了,來洗漱一下!”胡勇端著一盆溫水就走了過來,他出門在外都叫李睿“公子”。
  “早啊,胡大哥,昨晚睡得可還好!”李睿覺得有些過意不去,現在是深秋時節,霜寒露重,睡在外面肯定會有些冷。
  “沒事,老胡走南闖北多年,這點都是小事。”
  洗漱完李睿走到馬車后面的空地,慢悠悠的把自己的兩套拳法打了一遍。
  “公子,這拳法看上去應該走的陽剛的路子,怎么打的這么緩慢!”王芝秀路過看到李睿打著慢騰騰的拳法覺得好笑,她也是有些本事的,家里祖傳的拳腳套路,李睿打的拳法還是能夠看出威力的,只是李睿打的太沒有力道了。
  “王姑娘,在下一介書生,打這兩套拳就是為了鍛煉身體,哪比得上姑娘的家傳武藝。”
  兩套拳打完李睿立定呼吸,一道白氣從嘴里緩緩的吐露,若是王威看到就知道這是內家功夫初入門徑才有的吐氣法門。
  “蘭芝快過來做飯了!”忙著早飯的幾個婦人在那邊叫著她,出門在外女眷是不可以與其他人接觸,更何況王蘭芝是許了人家的女子,更不能和李睿這樣俊俏的小郎君呆在一起。
  李睿看著王蘭芝跑了過去,抽出自己的佩劍慢悠悠刷耍了起來,一套劍法耍的倒是頗為賞心悅目。
  “李公子,這是練過武術?”王鏢頭看到李睿在耍劍走過來看了一會,倒是瞧出來些東西。
  “跟著家里的護衛學過一點粗淺的功夫,讀書人出門佩劍,我就多少學了一點,讓王鏢頭看了笑話!”這個時代的讀書人會點武藝也算是正常,君子六藝,多多少少都要會一點。
  王威知道李睿絕不止會一點那么簡單,不過出門在外誰沒點秘密傍身,他倒是也沒深究。
  兩個人聊了一會,王威就離開指揮商隊準備收拾東西出發。
  “公子,來喝點粥!”胡勇端著一碗粥和兩個饅頭走了過來。
  李睿端著碗就這饅頭,呼嚕幾大口就把一碗粥兩個饅頭都下了肚。
  “胡大哥,你說這王威武藝如何?”
  李睿有些好奇王威的武藝與胡勇相比誰能分個勝負。
  “若要說武藝,雖然我們沒有交過手,但是看他的腳步和手指關節他的一身功夫應該都在拳腳上,若是過招拆架,估計我占不到便宜,若是生死之分,他不過算是個三等的水平。”
  胡勇沒有說自己的水平是多高,但李睿知道這話就是說王威對他來說不值一提。
  眾人熄滅營地的篝火,用土掩埋昨夜休息的痕跡,收拾好行囊,整個商隊開始緩緩前進。
  下一站就準備在河澗府城外的悅來客棧停靠,今日要走近兩百里的路,所以要早早得出發。
  車隊一行從天剛亮開始出發,一路上也沒停下,一直加緊趕路,天要晚的時候,終于看到了遠處悅來客棧的高高掛起的大旗。
  “兄弟們,加把勁,前面就是悅來客棧了!”
  眾人看到了旗幟都非常的開心,立即鼓足了勁往客棧進發。
  “公子,到地方了!”
  李睿走出了馬車,這里是城外的一個小鎮,天已經傍晚,路上已經沒什么人了,只有這個兩層樓高的悅來客棧門前燈火通明,各地而來的商人都在這邊準備過夜。
  “諸位爺打尖還是住店!”一個小二模樣的男子走了出來招呼。
  王鏢頭走了出來,“小二,還是老規矩,貨物存后倉,車馬入馬廄,開五間通鋪,給幾位客人開三間普通房!”
  “原來是王鏢頭,您里面請,幾位客官里面請,東西本店都給你們安排好了。”小二這才認出了王鏢頭,威遠鏢局押鏢基本固定的幾個停靠的點,這個地方這么些年來一直都是他們在大名府修整的地方。
  五間通鋪,鏢局的人占了三間,趙掌柜的伙計和馬員外的隨從占了一間,李睿的幾個捕快占了一間,三間廂房,女眷分了一間,王鏢頭、趙掌柜、馬員外,三人分了一間,李睿、胡勇占了一間。
  “公子里面請,有什么需要隨時招呼我!”小二把李睿、胡勇領到廂房,收拾好屋子就離開。
  胡勇把手里的包袱放到了床上,給李睿倒了一杯茶。
  “少爺馬車放后院了,車門上了鎖,我吩咐捕快兄弟們照看著。”
  “先歇歇,不忙,晚上收拾!”李睿坐下來,做馬車久了渾身都不舒服。
  “公子!”門外傳來敲門聲。
  “王鏢頭有事?”胡勇走過去開了門,王威站在門口。
  “李公子,我們呆會要進城,你要不要一起去,據說今晚河澗府的桂煙閣有熱鬧,公子不妨去看看,順便進城瞧瞧,這一路上枯燥的很,趁此機會放松一下,明日到客棧集合就好。”
  “那好吧,我呆會下來與你們匯合!”李睿想了一下,既然都到了河澗府不如進城看一眼,晚上呆著也無趣。
  “胡大哥收拾一下,咱們去城里轉轉!”
  兩人換了便裝,帶了點銀子就到門口和王威匯合。
  “趙掌柜這是干嘛?”
  “這兩輛車的酒今晚運進城里販賣,留一車到京城再說!”趙掌柜還是被馬員外的一番話給勸說了,準備送完酒就跟著上京城。
  “馬兄怎么沒來?”
  “他還在看著點他那點寶貝,說是一刻也不離開。”王威也有些理解不了,到底什么寶貝,讓馬士奇都快要魔怔了。
  “算了不管他了,留他安心的呆著吧!”
  “爹爹快點出發吧,再不走天都黑了!”王蘭芝也跟著一起進城,原因當然是去見見未來的相公。
  眾人拉著兩車酒,就往北門趕去,一直走了大約二十里地,正好在城門關閉之前趕到了。
  “李公子,到了城門口,你們順著大路一直往前,很快就能看到桂煙閣,我陪著趙掌柜送酒去東城,晚上就在他家休息了。”快到城門口,王威就跟李睿告別,到這里他們就要分開了。
  “明日此地再見!”
  “明日見!”
  李睿和胡勇兩人打馬在前面進了城關,還交了一兩銀子的過路費,這就是明顯的訛詐,守城的士兵看他們倆是外來的就狠狠的宰他們一筆錢,不過李睿為了不多事還是交了銀子進城了。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