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乘勢扶搖 > 逆轉

  “哦,是這樣,正好你們都在,我就一起說了吧,這事件我也是剛才在出租車錢勝機剛打電話通知我的,這個家伙說,他已經把順東的全部股份轉讓出去了”我留意著劉東他們的神色。
  “靠!錢勝機把順東的股份全部轉讓了?轉讓給誰了?”劉東大吃了一驚。
  “我靠!這個家伙怎么這么不靠譜?他轉讓股份怎樣也要先通知我們吧!他轉讓給誰了,我們受不受影響呢?”田煌也很吃驚。
  “怎么會這樣呢天順!明天就是我們雙方的簽約儀式了,現在你們的大股東竟然突然轉讓了股份,這究竟是個什么情況呢?”劉偉民的神色也有些不快。
  “呃~,偉民,是這樣的,我們和錢勝機之間有核心運營管理獨立協議!無論他把股份轉讓給誰,我們的核心運營管理都不會有問題的,而且另外一家接手的也不是旁人,她也是我們另外一位大學同學唐韻!”我連忙解釋起來。
  “唐韻,哪個唐韻?是唐韻集團那個唐韻嗎?”劉東似乎想到了什么問道。
  “我去~天順,你說大股東是唐韻嗎?”劉偉民一聽也激動起來。
  “嗯,正是唐韻!”我有些疑惑的望了一眼劉東和劉偉民,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這么激動。
  “哈哈,太好了,大股東竟然變成了唐韻,這真是太好了,這下我們也不用再去找酒店了!”正在我疑惑不解時,劉偉民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偉民,你沒事吧?”我被劉偉民的舉動給搞糊涂了。
  “哈哈,我當然沒有事情了!我不但沒有事情,而且現在的心情格外的好!我剛才不是去市委了嗎?”這個家伙也買起乖子。
  “是呀,你去市委不是邀請去副秘書長了嗎,不過你不是說人家說明天市委有一個重要的活動不能夠來嗎?”劉東也很疑惑。
  “這正是我要說的,副秘書長說明天市委有一個重要的商務接見活動不錯,可是你們知道是什么商務活動嗎?正是要接見唐韻集團的董事長唐韻,而且地點就是在這個昆侖酒店!本來我之前還給唐韻打了一個電話,可是沒有打通!剛才天順不是說,順東的大股東已經更換為唐韻了嗎,這些聯系到一起你們難道還用我來繼續說明嗎?”劉偉民道。
  “真的嗎?天順這是真的嗎?”劉東也興奮了。
  “嗯,這是我想要和你們說的第二件事情,錢勝機告訴我,說新大股東唐韻要親自代表順東和旭日出席簽約儀式!可是剛才我不是一直沒有機會嗎?再說了我真的不知道唐韻已經向石獅市市委發出了邀請呀!”我覺得事情轉變的實在太快了,快的讓我都有些蒙圈,我是真的不知道唐韻竟然已經利用她關系已經邀請了市委的領導。
  “可是偉民,那也不行呀,剛才田煌不是說了嗎,昆侖酒店已經被巴馬網給預訂了嗎?人家已經預訂了,即使是唐韻來了也沒有什么用吧?”劉東忽然反過勁來說道。
  “是呀,偉民你確定那個副秘書長說的是這里嗎?”田煌也追問起來。
  “哎,我說你們就不要在這里瞎猜了,讓天順給唐韻打個電話問問不就行了嗎?”劉偉民道。
  “天順,你認識唐韻集團的董事長唐韻嗎?”
  “他當然認識了,人家不但認識而且還是曾經的初戀呢?”劉偉民直接接過了劉東的話頭。
  “我靠,天順你這可不夠意思呀,有這么個強悍的初戀女友,怎么不早說,害得這些日子我們這么拼命!”劉東一把把我拉了過去。
  “打住~諸位~打住啊,這都是以前的事情,現在全部打住,我現在就打個電話問問具體情況還不行嗎?”我實在是怕了這幾個餓狼一般的家伙了。
  “叮鈴鈴~”
  我剛掏出手機,電話也響了起來。
  “我去~不會吧,我們這么有默契了嗎?”我一看電話心中著實嚇了一跳,因為電話正是唐韻打來的。
  “順哥,你在石獅市嗎?”電話中唐韻率先開口。
  “在呢,我剛剛到石獅市!你在哪呢?”我問。
  “我在海市,3個小時后到達石獅市,你晚上有時間嗎,我們見個面吧!”唐韻問。
  “當然,必須要有啊,一會我過去接你一下吧!”我道。
  “接我就不必了,他們已經安排好車了,我在昆侖酒店預訂了一個房間,你直接到昆侖酒店等我就可以了!”唐韻道。
  “好吧!哦,對了,小韻你這次來石獅市是專程為了簽約的事情還有其它重要的事情嗎?”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一下。
  “呵呵,簽約?順帶吧,我這次過來主要是想要在石獅市召集老朋友舉行個聚會!”我能夠從唐韻的話語中聽出她對于簽約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的,其實想想也是,以唐韻的身份和影響力,的確不會為了和一個小小簽約的事情,而勞師動眾吧。
  “呵呵,小韻你怎么想起了要在石獅市舉行聚會呢,你的那個韻動天堂不是很好嗎?”這句話一說出我就有點后悔了,覺得這句實在是很腦殘。
  “呵呵,韻動天堂雖然很好,可是再好的東西時間長了也總會膩的,再說了你不是一直想給順東舉行一次聲勢浩大的宣傳嗎!雖然你不想告訴我,可是我還是知道了,所以我就決定了購買了順東的股份趁機給順東搞一個宣傳!”唐韻平淡的話,卻深深的震撼了我心。
  “謝謝!小韻謝謝你了!”這一瞬間我內心忽然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情愫在內心強烈的激蕩奔涌著,似乎想要沖破我的心臟跳出來!感動亦或激動我說不清楚!
  “呵呵,怎么了順哥,感動了嗎?要不就以身相許吧!”唐韻以這種調侃的語氣化解了一絲我內心激動的情愫。
  聽到唐韻的話,我瞬間沉默了,我不知道該怎么去接她的話題。
  “哈哈,傻瓜,別緊張我和你開玩笑的,我們不是紅顏知己么,既然是紅顏知己,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再說了我為你做的這些,比起你為我的做的根本不值得一提!”唐韻的開朗再次削減了我內心的激動的情愫。
  她做的這些,比起我為她做的根本不值得一提?我為她做過什么嗎?我為她做過什么呢?
  “對不起了,小韻我剛才有些失態了!我現在正在昆侖酒店,那我就在這里等你吧!”我終于壓制住了內心的情緒。
  “你是在為明天的簽約儀式準備嗎?”唐韻問道。
  “嗯,是的,我們正在為明天的簽約準備呢,不過呢,這里除了一些意外,可能要更換酒店了……”
  “簽約儀式的事情,就不用你們麻煩了,我已經安排好了,晚上我們聚一聚吧,順便叫上你們那幾個股東!正好我們見個面!”我本來還想和唐韻講講昆侖酒店發生的事情,卻被她給打斷了,仿佛這里發生的一切她都已經知道了一樣。
  “唐董事長說了,簽約儀式的事情,她已經派人安排好了,不用我們管了!她大概4個小時后到酒店,晚上她訂了房間想要和大家見面聊一下!”結束了和唐韻的談話后,我把情況和劉偉民他們說了一下。
  “嘖嘖!瞧瞧!這才叫真正的董事長呢!人都不用過來,事情就都安排好了!人家也是企業家,我們也是企業家,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呢?”聽完我的話,劉偉民立刻悲愴起來。
  “行了,你就別在這哀嚎了!等旭日做到世界500強,你再發感慨吧!我們也別在這杵著了,趕緊準備一下,等晚上見見我們的大股東吧!”我說道。
  “對對,天順說的對,偉民,既然這里不用我們管了,那我們就趁機談談我們簽約的后續具體方案吧!”劉東也開口道。
  “叮鈴鈴~”正在我們想要離開酒店找地方討論時,我的手機再次響起來。
  “喂,你好,請問是王天順先生嗎?”話筒傳來了一個甜美的女性的聲音。
  “我就是!請問你是哪位?”這個聲音很陌生,我應該不認識!
  “王先生您好,我是SALY,剛才唐董給我打電話,讓我聯系您一下,王先生您現在在哪里呢?”SALY問道。
  “呃,我們現在正在昆侖酒店的大堂!”我回答到。
  “在酒店大堂嗎,那太好了,王先生,請您稍后一下,我這就讓人接待您一下!稍后我們見面再聊”。
  “好的,那我們就在這里等吧!”
  “喂!我們不用出去找地方了,唐董事長已經安排好人過來接我們,我們在這等一下吧!”掛掉SALY的電話我連忙沖著劉偉民他們說道。
  “是嗎,那太好了,我們的這個唐董看起來還真是夠細心體貼呀!”劉東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身份,這個可不是簡單的一個稱呼,那可是真正的素質的體驗”劉偉民道。
  “咦,那不是酒店的周經理嗎,他這是在干什么呢?”正在我們在大廳等候時,田煌忽然沖著我們幾個指了指,一位正在大廳內不斷和其它的一些休息的客戶說話的年輕的男子說道。
  “他似乎在找人吧!不過也和我們沒有什么關系吧!”劉東道。
  “他或許是在找我們吧!”我的直覺感覺,這個男子應該是找我們的。果然那個男子在和幾波在大廳里的客人簡單的交流后,就徑直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你好周經理!”因為剛才有交道,田煌禮貌的問候了一下。
  “你好!”那個周經理也禮貌的回了禮。
  “請問你們這里有沒有叫王天順的先生?”周經理問道。
  “我就是,請問你找什么事情?”我問道。
  “你好王先生,是這樣的我們的SALY總讓我過來帶你們上貴賓樓休息一下,請您跟我來吧!”周經理的語氣十分恭敬。
  “那就有勞周經理了!我們走吧!”我沖著田煌他們道。
  “田經理,你們認識嗎?”周經理看到一起跟上來的田煌道。
  “是的,我們都是一起的,這是我們順東的王總!”田煌介紹起來。
  “那,你們和唐董事長也認識嗎?”周經理再次問道。
  “當然認識了,唐董事長那是我們順東的大股東!”田煌理直氣壯的說道。
  “啊,這樣呀!田經理,這個你為什么不早說呢,你如果早說了,我不早就給你安排會期了嗎?”周經理一臉苦澀的望著田煌。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