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戰神聯盟之魔幻情緣 > 番外:不會拖更的作者不是好作者!

番外:不會拖更的作者不是好作者!


  1:我們的故事是關于賽爾出版社,宇宙第一大出版商的,此出版社旗下雜志眾多,什么風格,什么分級的都有,簽約的作者也是一籮筐。
  用主編雷伊的話來說,就是一窩鴿子。
  什么樣的鴿子都有,白色的,黑色的,紅色的,藍色的,各種顏色。
  2:雷伊是這家出版社的主編,算是公司的半個老板,手下同時管理著好幾本雜志。
  因為其雷歷風行,速度賊快的特點,出版社的作者們送了他一個外號——雷神。
  他同時也是編輯部的魔鬼主催,基本沒有人能夠在他手下拖過三天的稿。
  當然,這并不是說雷伊的催更方式特別恐怖。
  首先,他會選擇一個環境優雅舒適的餐廳,點幾道廣受好評的食品。
  然后,屬于雷伊的催更談判就開始了。
  令人奇怪的是,明明雷伊也沒有用什么威脅恐嚇的語言,就是好言相勸,趕緊更文,你的讀者等著看。
  但是跟雷伊談過的作者回來之后都乖乖的交稿了,并且表示不想再和雷伊談第二次。
  最后,這一切的一切都被作者們歸結于,是因為雷伊自帶王者氣場,令人忍不住聽從他的話。
  所以后來,每當雷伊走到某個看似是伏案工作其實是玩游戲的作者身邊,面帶溫柔的微笑遞給他一杯咖啡并表示中午想要和他一起吃個飯好好聊聊的時候,那作者會立即表示,馬上交稿。
  雷伊:今天的作者也是一如既往的乖呢。
  3:布萊克就是雷伊負責的作者之一,最早這人其實是在對面邪靈報社工作的,是個記者。
  邪靈是以各種明星緋聞花邊小新聞和引戰鍵盤俠言論而聞名的八卦小報。
  像這樣的八卦小報,那是非常多的,一條街下去就有好幾家,邪靈之所以那么出名,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就是因為他們的二老板——布萊克。
  顏值高智商高,身材也好的堪比國際名模,雖然是個冰山,但現在的小姑娘不就喜歡這樣的類型嗎?
  每次打印雜志的時候,封面總是會印他的照片,但是因為布萊克本人不喜歡拍照的原因,照片多半是偷拍的,只有一個側臉。
  不過這依舊是引得許多小姑娘路過雜志鋪的時候多看幾眼,再看幾眼,然后就買回家了。
  所以布萊克在邪靈的地位很高,和大老板威斯克不相上下甚至有超越趨勢。
  威斯克也有想過,把雜志社交給布萊克,自己退休享受天倫之樂,每天去跳跳廣場舞什么的。
  可是,這個想法還沒有實現,意外發生了。
  布萊克他,跳槽了!!
  沒錯,就是跳到了對面的賽爾出版社。
  因為這個,威斯克特意在自家的報紙上用宋體大寫加粗罵了對面賽爾出版社全體上下員工整整一個月。
  對此,賽爾出版社老板羅杰對威斯克幼稚的形為比了個中指。
  然后,就羅杰一個人單單被罵了一個星期。
  羅杰:MMP!
  4:剛剛我們說過了,基本沒有人能夠在雷伊手下拖過三天的稿,之所以用‘基本’這個詞是因為還是有人能的。
  他女朋友阿克希亞就可以,哦,還有布萊克。
  在來到賽爾以后,終于不用給邪靈絞盡腦汁費盡心思編八卦新聞湊字數的布萊克回歸了自由。
  轉行去寫小說了,寫的是犯罪小說,都市懸疑,‘略微’血肉模糊的那種。
  才怪,這家伙寫的可細致了,尤其是對于尸體的慘狀。
  就算是想象力不豐富的人,看了他寫的小說以后,腦子里也能浮現出蛆蟲在尸體上面啃食血肉的樣子。
  然后,成功嚇的不敢睡覺。
  5:喜歡懸疑小說的人還是很多的,但沒幾個人寫懸疑,都去寫言情了。
  寫的好的就更少了。
  布萊克的出現可謂是拯救了這一大如饑似渴的人群。
  雖然布萊克寫的特別好,但是這孩子有一個缺點,就是經常拖更。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看心情更文。
  真不愧是前邪靈記者,把不要臉三個字發揮到了精髓。
  于是乎,讀者們天天打電話催更。
  至于讀者為什么會有布萊克的電話,那是雷伊給的。
  6:對于自己座下的這個作者,雷伊是真的無奈,各種催更方式都用過了,就是不更文。
  沒辦法,雷伊只能把布萊克交給他的讀者們處決了。
  然后布萊克就在雷伊面前把手機關機了,阻斷了他家讀者的騷擾電話。
  雷伊:……你別以為我治不了你了!
  7:布萊克又跳槽了,這次是被迫跳槽,他被雷伊丟給了賽爾的另一個編輯——幻君夢。
  對于自己的新編輯,布萊克還是有所耳聞的。
  據說她老爹是出版社最大的投資商,老板羅杰見了都要禮讓三分的那種。
  還據說幻君夢一開始是沒興趣當編輯的,想開家餐廳,但她老爹怕會把人吃死,于是毅然決然的把她丟到了出版社,讓她好好工作。
  至于這是不是真的,布萊克覺得十有八九是真的。
  因為上次他親眼見到有個作者吃了這丫頭做的飯,剛吃下去還沒有一分鐘就口吐白沬了,死相比他小說里的死人還要慘不忍睹。
  好吧,其實那作者并沒有死,要真出人命了,那幻君夢現在就不在這,而是在牢里了。
  當布萊克見到這丫頭拿著雷伊給她的備用鑰匙打開了出版社安排給他的員工宿舍,手上還拿著一個飯盒的時候是有想過立刻去更文的。
  因為他不想被毒死。
  8:幻君夢沒有布萊克想的那么兇殘,她的催更方式和雷伊差不多。
  都是先找個環境優雅舒適的餐廳,點幾道菜。
  幻君夢堅信,美食是可以治愈人的心靈的。
  然后就好好的談判,談到最后實在不行的話,就撒嬌賣萌打滾求他更文。
  以幻君夢的長相,簡直是可以秒殺所有人,男女老少通殺,上至八十歲老太太老大爺,下至三歲小孩子。
  她對你撒個嬌賣個萌,血條就不足了。
  所以沒人能夠抵擋住幻君夢的催更,布萊克……他也不能。
  布萊克表示,他只是怕被毒死而已。
  9:其實布萊克在幻君夢和雷伊之前,他還有過一個編輯,不過現在那編輯跟他一樣,改行寫小說了。
  據說是因為催更催的心累,想看別人催她寫小說是什么樣的。
  那位改行了的編輯叫冥月,專門寫虐文,她的虐文足以把你虐的你死去活來,一想起來眼淚就不要錢的留。
  說是想看別人催她寫小說是什么樣的,但冥月還是很乖的,按時交搞,從不像別人那樣拖。
  作為她的編輯,凱兮是非常的滿意。
  10:凱兮本來的負責對像是伊蘭迪的,他是雜志社的插畫師,兩人認識了挺長時間的,在做同事之前就是熟人了。
  因此凱兮也是下手從不留情,如果有需要,她甚至可以讓她的男友艾辛格沖進伊蘭迪的浴室向他索要稿件。
  伊蘭迪放鴿子,那絕對是專業的,基本上每天都有一只鴿子被他放飛了。
  不過最近,凱兮找到了治他的好辦法。
  當某次去找伊蘭迪要稿子的時候,凱兮發現,伊蘭迪迷上了冥月的小說,熬夜追文,哭的死去活來。
  猛漢落淚,這個場面,有點辣眼睛。
  凱兮看了看伊蘭迪,再想了想剛到她手底下的冥月,便跟伊蘭迪商量,如果他今天能夠把稿子交上來,她就去問問,能不能讓他做冥月的專屬插畫師。
  一聽,伊蘭迪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茫,為了能夠夢想實現,他抓起筆就蹦了起來,去和畫板博斗了。
  凱兮深藏功與名。
  11:但是凱兮很快就后悔了。
  當你把一個三好學生介紹給一只鴿子,不出兩天,你就會收獲兩只鴿子。
  嗯,冥月她跟伊蘭迪學壞了。
  看著面前這只滿臉都寫著‘我會和你一起拖更到最后’的鴿子,凱兮拳頭略微發癢。
  12:拖更還不是最讓凱兮頭疼的,伊蘭迪的癡漢度才是。
  自從這人開始和冥月合作,他就開始管他們的合作小說叫孩子。
  動不動就問凱兮,他和冥月的孩子怎么樣了?孩子長得好看嗎?孩子要出生啊呸!要出版了沒?
  凱兮:……我TM是你們的代孕媽媽嗎?天天來問老娘干什么?!
  于是伊蘭迪又被揍了。
  13:布萊克人還是很好的,雖然冥月已經改行了,但布萊克還記得她的好,特意寫了本小說以此來紀念冥月。
  講述了一個被催更逼瘋的作者如何殘忍的虐殺了他的編輯并成功逃脫法網的故事。
  順便一提,那個編輯也叫冥月。
  冥月在書店看到這本書的時候,心情很是復雜。
  在它的面前駐足了良久,才終于下了個決定。
  她把這本書買回了家,然后一把火燒了。
  算是祭奠一下過去的自己吧。
  冥月:呵呵!
  14:布萊克坐在電腦前,盯著屏幕上的一大串文字,正絞盡腦汁的想著接下來該怎么寫。
  自從換了個編輯以后,他就再也沒有放過鴿子了。
  對此,布萊克的讀者甚是感激他的編輯,還特意送了一面錦旗給幻君夢。
  雖然收到錦旗的幻君夢是一臉懵逼。
  布萊克默默地發了一條信息到作者群里:“如何才能公然拖更?”
  冰若秒回:“睡了你的編輯。”
  布萊克回頭看了一眼在沙發上吃冰沙的幻君夢,思考。
  好像可以。
  15:和布萊克冥月一樣,冰若也是改行當作家的。
  她一開始是在動物園工作,做的其實挺好的,對小動物也特別有耐心。
  唯獨一點不好,她總想著把動物園里可愛的小動物們偷回家養。
  于是就被開除了,經姐姐介紹來到了這里工作。
  冰若寫的小說和所有人的都不一樣,她是搞深夜故事版塊的,換句話說,她是寫十八X****的。
  明明是個美若天仙的少女,寫的卻是十八X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不過這妹子臉皮厚,完全不覺得寫這種文章有什么丟人的,反而自我感覺良好。
  她姐姐都快看不下去了。
  冰若雖然信譽良好,從不會拖稿,還時常給讀者們爆更,但是這人特喜歡調戲她的編輯。
  在她僅僅為了個人惡趣味而進行的職場騷擾嚇跑了五個實習編輯后,雷伊把一個從事多年有豐富經驗且單身的編輯交給了她,那就是諾伊爾。
  諾伊爾對冰若的調戲,那是直接無視的,要是對方玩得有些過份了的話,諾伊爾也是會反擊的。
  拿繩子將她綁起來,之后是膠帶縫住她的嘴。
  冰若:……對一個女生這樣,你莫不是憑實力單身的吧!
  久而久之,冰若放棄了調戲她編輯的想法。
  16:“我覺得你可以改進一下。”諾伊爾把稿審了,向冰若提修改意見。
  “怎么改?”冰若有些不高興的翹起二郎腿,用腳尖戳著諾伊爾的腿,“我可是月榜上的第一名,多少單身漢大半夜對著我的文章擼呢,你知道什么啊?”
  說到這里,冰若不懷好意的笑了,活像個猥瑣大叔,“主編,我記得你也是個單身漢的,你不會也對著我的文擼過吧?”
  諾伊爾無視了她的話,抓住了她使壞的腳踝,順便扣上了電腦,站了起來,冰若一下沒控制好平衡,被他帶的向后倒在了沙發上。
  “你的文章常規性太大,讀者需要一些新花樣。”諾伊爾用他赤色的眼睛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冰若,“主角不要總是蘿莉正太,可以換成成熟女生。”
  冰若聽著他用一本正經的語氣,和她討論這樣的話題,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著他眼睛里的兩個自己,腦中閃過了N多不可描述的畫面,主角還全都是她和諾伊爾。
  冰若無意識的添了添唇,把腦子里的頭等大事從‘說服她姐養幾只小動物’換成‘睡了諾伊爾’。
  她可以,她能行!
  17:冰若:“雷伊,我要求換一個編輯,諾伊爾的技術實在太差了,老娘都特么快疼死了!”
  諾伊爾:“技術可以慢慢練,我們現在就回去煉,雷伊,不打擾你了。”
  雷伊:“……你們是不是背著我發展了某些不可描述的關系?”
  沒人回答他,諾伊爾已經拖著冰若走了。
  18:和冰若這個十八X作者不一樣,卡修斯是個很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還曾拿過兒童心理學的博士,總能寫出孩子喜歡的故事,因此他是最受小讀者歡迎的。
  因為文字溫暖而富有想象力,卡修斯在讀者們心里的形象一直都是個溫柔的鄰家大哥哥。
  但其實是個看上去和十三四的孩子沒區別實際已經成年了的少年,不過溫柔是真的。
  據說長不高是因為小時候營養不良,又經常受同齡的孩子欺負。
  所以他才想要給小孩子寫出溫暖的童話故事,給他們帶去一個又一個美好的童年回憶。
  最近他正在和格萊奧煩惱如何長高。
  19:在賽爾出版社有一個很特殊的存在,她兼催更和不被催更于一身。
  換句話說的話,就是這個人既是編輯又是作者,那個人就是虛空夜。
  整個出版社,只有她,一個人卻拿兩個人的工資,畢竟她做了兩份工作。
  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虛空夜很經常放讀者的鴿子。
  不過她的讀者們都比較善解人意,理解虛空夜的忙碌,倒是沒幾個人催更。
  20:虛空夜是個冰山美人,與他一起共事的某編輯表示和她待在一個工作室里,會被凍死。
  不過即使是這樣,追她的人也依舊是多不勝數,每天都會收到N多的情書鮮花。
  出版社的多半是作者,文采倒是好的不得了,寫出來的情書也是五花八門的。
  有分詩歌類,小說類,散文類,童話類,文言類,還有章回類等等等等。
  全擺在電腦桌上,虛空夜每天來到工作室,總會看到她的電腦桌上全是鮮花和情書。
  也就是說,她每天都要花很長時間去整理亂七八糟的桌面。
  時間對于虛空夜來說本就是不夠的,再把時間放在這上面那已經不是浪費能夠形容的了。
  為了再也不要浪費時間,虛空夜告訴他們,其實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不過效果并不顯著,因為沒幾個人相信。
  21:某天,虛空夜下班從出版社走出來,就看到了在外面等候的某人。
  “嗨,夜。”滅離獄向她揮了揮手,銀白的長發在風中飄揚著,襯托著他……像個女生。
  好吧,這句話是有點毀氣氛,不過這不重要。
  虛空夜向他走了過去,二話不說,就是一個擁抱,在他耳邊說,“等我很久了吧,現在我們回家吧!”
  “嗯,好!”
  第二天虛空夜到工作室的時候,意外的發現,竟然一封情書也沒有。
  工作室的兄弟們見虛空夜來了,揮手向她問道,“夜,可以給我們昨天那個接你的妹子的電話號碼嗎?保證以后,再也不騷擾你了。”
  虛空夜:“……”
  所以,你們不來騷擾我,想去騷擾我男朋友?!
  門都沒有!
  “離獄,以后不用來接我了。”給滅離獄發了一條信息,也不管他的疑惑,工作去了。
  滅離獄:他又有哪里惹到夜了嗎??
  22:虛空夜還有個姐妹,叫憐薇,是個作者。
  她和虛空夜除了發色和瞳色不一樣以外,長相幾乎一模一樣,也是個冰美人。
  不過可沒有人敢追她,因為她的編輯云同時也是她的男朋友,據說是青梅竹馬,感情特別深厚。
  云看著挺溫柔的,但那只是看起來而已。
  要是敢對憐薇圖謀不軌的話,不用說了,因為你已經是個死人了。
  所以從來沒有人敢追憐薇。
  因為云是憐薇的男朋友,所以憐薇斷更起來可謂是毫不客氣。
  看什么時候心情好了,才會去更文。
  對于自己的女朋友,云也是能寵則寵,倒是從不去催她更文。
  和憐薇同一個工作室的作者對此表示特別羨慕嫉妒恨。
  他們就沒有憐薇那么幸運了,沒有遇到一個寵自己的編輯。
  對于除憐薇以外的作者,云催起來,那可是毫不心軟的。
  要是個女生,他可能還會紳士的去談判。
  如果是個男生的話,那就直接把人給按在電腦桌前逼著他更文。
  男生:這該死的區別對待啊!
  23:羅杰最近很愁,愁的頭都快禿了。
  他手底下的人,四個作者和編輯搞到了一塊去,一個作者和畫師在一起了,還有一個編輯兼職作者和投資商的兒子戀愛了。
  現在一個個的都用要去談戀愛為理由請了假,作者不想交稿,編輯不想催更。
  就連他最看好的主編雷伊,也撬了班。
  這簡直是豈有此理!
  羅杰毅然決然的走進了對面的邪靈報社,買了一篇文章的位置,用宋體大寫加粗罵了自己的員工整整一個星期。
  而威斯克趁此時給羅杰比了個中指。
  卡洛斯,艾文:老板,你真的不覺得這個行為幼稚嗎?
  (月砸:本文靈感來由于我前兩天看的一篇小短文,那作者寫的很不錯
  老實說,我看著都有點想斷更了,但是!!
  我沒有理由QAQ)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