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撿個飛碟送外賣 > 二百六十七 靈魂奴役

二百六十七 靈魂奴役

“表姐,你咋才來呢?我都快被打死了。”重明鳥被彩衣少女拉著,渾身被彩綢包裹住,但是嘴卻是自由的,它就向彩衣少女撒嬌。
  
  “哼,咋不打死你,還離家出走呢,本事你了。”彩衣少女呵斥道。
  
  “我就是出來玩的,哪有離家出走啊,再有幾天我就回去啦。不過在這里遇到那只猴子了,他太不講理了,要殺我啊。”
  
  “難道姑姑沒告訴過你,這是誰?你就不知道躲?”
  
  “我哪能躲得開啊?他上來就打,是偷襲的,我根本沒機會跑。”
  
  “好啦,閉嘴,我去找他。”彩衣少女臉上出現了怒色。
  
  “好。”重明鳥答應著又轉向飛過來的白衣少女,說道:“嫣兒姐姐好,哎、你別提著他啊,那樣他不舒服。”
  
  “喲,他是你什么人啊?你這樣關心他?我救了他已經是施恩了,不提著怎么弄啊?”白衣少女說。
  
  “你抱著、不對,你背著他唄。”
  
  “去你的吧,再亂說我就把他扔下去。”白衣少女臉色一紅,嗔道。
  
  這個時候,她們來到了巨猿的跟前。巨猿也一直盯著他們看,猜測著她們是誰。
  
  “臭猴子,你為什么要殺我表弟?難道你連重明鳥都不認識了嗎?”彩衣少女質問道。
  
  “重明鳥多了,誰知道哪個是你表弟?你又是誰啊?”巨猿還真就有點怕,因為剛剛的那兩道神光的威力確實令他忌憚,如果不是在這大荒域,他可能不會害怕,但是這里卻嚴重的壓制了他的修為。
  
  “哼,我是鳳族的公主,鳳瑺。”
  
  “哦,我說這大荒域的空間壓制對你怎么沒有效果呢,原來是有王族的符印啊。”巨猿憤恨的說。他也曾有過這種符印,但是現在已經被圣人削掉了。
  
  “你已經被貶到這大荒域之中,怎么還不知悔改?難道不怕圣人再來懲罰你嗎?”白衣少女厲聲說道。
  
  “你又是誰?怎么山上有狐族的氣息?”
  
  “要你管我,你還是多想想你的處境吧。”白衣少女生氣的說。
  
  “哼哼,老子要不是被這大荒域壓制了修為,怎么能讓你們這小丫頭欺辱,莫要再惹我,不然我就和你們拼個魚死網破,別以為我就怕你們。”巨猿惱怒道。
  
  兩個少女也是一愣,她們也真就沒有絕對的把握戰勝巨猿,畢竟這家伙是萬年以上的修為,雖然受到壓制,但是現在的實力依舊強悍;她們要是不是受到王族特殊的庇護,不受空間壓制的束縛,那根本就不能與巨猿一戰,她們的父母都不一定能打得過巨猿。
  
  “你要是敢在傷害重明鳥我們也就跟你拼了。”彩衣少女硬著頭皮說道。
  
  “哼,今天就饒了你們,不要再到我的神猿島來,不然我不會客氣。”巨猿說完轉身急速飛走。
  
  看著巨猿離開,兩個少女和重明鳥都沒有辦法,只能認倒霉了,特別是重明鳥沒被打死它都覺得萬幸。
  
  “鳳瑺,這個人怎么辦?”白衣少女指著手中提著的余錢問。
  
  “扔到陸地上去吧,會有人救他的。”
  
  “哎,不行、不行,你們救他啊。”重明鳥急切的說。
  
  “你怎么這么關心他?你和他什么關系啊?”彩衣少女鳳瑺問道。
  
  “他是我朋友。”重明鳥沒說實話。
  
  “朋友?那我們已經對得起他了,不是我們他早就死了。”
  
  “以后你也不會有這個朋友了,你回去后,鳳姑姑不會再讓你出來了,二百年后,你成年了,他都死很久了,畢竟人的壽命只有不足百年。”白衣少女說。
  
  “那你們也要救他,不然他死了、我就危險了。”
  
  “這話怎么說的?難道你和他關系好到了同生共死?奇葩啊?”鳳瑺疑惑的問。
  
  “比你說的還要好,我們是主仆關系,靈魂奴役的那種。”重明鳥忐忑的說道。
  
  “你說什么?你和一個人類是靈魂主仆?他竟然敢奴役你?這個人該死啊!”鳳瑺暴怒道。
  
  “老天,那你沒死?你不會是形似走肉吧?”白衣少女驚訝的問。
  
  “哎呀,我什么事都沒有,他沒殺我,不過就是奴役了我的魂魄。”
  
  “他怎么有這種本事?不殺死你就能奴役你的魂魄,這恐怕只有圣人能做到吧?”白衣少女再次驚訝道。
  
  “哎呀,嫣兒,不要糾結這個啦,快把這個人腦中的靈魂抹去,不然呆寶會被他拖累的。”鳳瑺著急地說,她嘴里的呆寶,就是重明鳥的小名。
  
  當初余錢問重明鳥叫啥時,重明鳥撒謊說沒有名字,其實是這名字太難聽,它不愿意說出來。
  
  “恐怕不行吧,那樣會傷害到這個人,弄不好呆寶也要被連累的。”嫣兒說道。
  
  “不行,一定要抹去,不然以后更危險。”
  
  “表姐,他沒傷害我,還幫了我呢。你到現在都沒發現我能說話了?能力也提升了?”
  
  “呃?對啊,你咋能說話了呢?你還沒成年、化形呢?”鳳瑺一愣后說道。
  
  “是他幫了我,我自愿讓他奴役我的魂魄的,然后他就幫我提升能力了,我再出來后就會說話了。”
  
  “不管這么多了,嫣兒,你快點用你的靈魂控制術,幫著把呆寶的魂魄抹去。”鳳瑺又求道。
  
  “那好吧,我試試,你來提著他。”
  
  鳳瑺趕緊過去用手提著余錢,重明鳥那邊就是彩綢托舉著了。白衣少女嫣兒開始把余錢的腦袋扶正,然后一只手按住余錢的腦袋,另一只手按住重明鳥的腦袋,閉目施法。
  
  “我說,不要這樣啊,萬一弄不好我們就都完啦。”重明鳥阻止道。
  
  “不行,你怎么能這樣想呢,他也就活幾十年,你還沒成年呢,他就死了,那你也死啊?”
  
  “我是想說,你們的水平低,能不能把他帶回去,讓我媽給我們分開啊?”
  
  “你還不相信我吶?我這就給你解除啦。”嫣兒已經在余錢的腦袋里找到了重明鳥的虛影,因為余錢沒有把虛影關進凡圣果里,隨后,她利用術法把那個虛影牽引著脫離余錢的腦海,移回重明鳥的腦中。
  
  “啊!”余錢突然感到腦袋里強烈的刺痛,一下子把他弄醒了。
  
  眼前,兩個少女盯著他,重明鳥也盯著他,不過余錢的疼痛非常的強烈,清醒后沒幾秒,就又昏過去了。
  
  “這個人怎么辦?”嫣兒問。
  
  “可惡的人類,原本還想救他,現在不救啦,扔到海里去吧。”鳳瑺因為余錢奴役重明鳥的事生氣了。
  
  “別這樣,我們關系不錯的,他沒傷害我。”重明鳥求情道。
  
  “哼,等他的能力比你強了,就會逼迫你做很多事情啦。去死吧,臭男人。”鳳瑺撒手把余錢拋了下去。
  
  “不行啊、快救人啊!”重明鳥急切的喊道。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