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基金會特工日志 > 第十八章:地獄

第十八章:地獄


  孫樂樂在再次試圖進城的時候被擋在了門外。
  “這可怎么辦啊。”暫時切斷了與紙人的聯系的孫樂樂抬頭看著坐在他腦袋旁邊的陽:“你看,這真的不是我不出力啊,我現在連進主城都會被人擋在外面……要不……”
  其實他內心對陽也是有頗多意見的,從剛剛他“父親”的話來看,似乎這個叫做“基金會”的組織把他父親騙去送死,然后現在的孫茂則是他死去父親的鬼魂。
  這如何能讓他釋懷?嚴格意義上基金會和面前的男人算得上是他的殺父仇人了!
  但是他卻不敢對此發表太多意見,畢竟只要面前的男人打開裝著他腦袋的盒子,自己就會沒命。
  他終于理解了孫浩然讓他不要參與的原因,現在的他所陷入的困境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于是他一邊嘗試著增加和陽交流的時間,一邊控制著自己的手在玻璃制成的盒蓋上寫字。
  雖然身首分離,但是他依然可以保持著一定程度對身體的掌控,但是假如他還要分心控制紙人的話,那么他就沒有辦法向看著自己的身體的孫浩然傳遞信息。
  “以防你誤會先說明一聲吧。”看著孫樂樂戒備的神情,陽嗤笑一聲:“基金會的沒一項任務都會有傷殘甚至死亡的可能,而基金會會在每項任務開始前都進行一定的風險警示。”
  聽了這話,孫樂樂小聲地辯解道:“但是每項任務都會有風險警示的話,那不就相當于沒有警示嗎?”
  “別逗我笑了,任何一個簡單的任務都會有造成特工死亡的可能,這是明文寫在基金會的條例里的。在真正遇到之前,你是不知道什么樣的收容物是可以完全克制你的能力,甚至殺死你的。孫茂自身也有一定的戰斗能力,以他的能力潛入張家他也不是不能跑掉,而他之所以被殺掉絕對是因為他自恃自己能力的珍貴,小看了張家。”
  “他又不是不知道張家擁有的生死簿的性質,他擁有制造一個紙人替身并且讓這個紙人替身擁有他的一部分能力的力量。他完全可以讓紙人替身代替他來到張家,而且除了紙人替身之外,他還有很多其他的辦法……怎么都不至于死在張家。”
  “因為自己的決策失誤和無能而怨恨基金會,最后還弄出來一個頂著他的臉的冒牌貨對我橫加指責,而且你居然還信了他的話。”陽敲了敲裝著孫樂樂腦袋的盒子:“我知道你在干什么,現在,給我去感應紙人的位置。”
  “在真正找到生死簿之前,我不會把你帶回去的,也就是說……你現在至多還有四十個小時的時間。”陽的神色在光線不足的環境下顯得晦暗不明:“加油哦。”
  聽著陽冷酷到了極點的話語,孫樂樂打了個寒顫。
  什么啊,他們不是朋友嗎?如果陽和孫茂是朋友的話,那么為什么陽在知道孫茂的死之后會產生這樣的反應,為什么他要這么對我……為了完成基金會的任務?
  不知道他就寫了一遍的信息到底能不能被孫浩然看到……抱著這樣忐忑不安的心理,孫樂樂繼續鏈接上了紙人。
  現在就暫時按照陽所說的去做吧,反正那個頂著他父親樣貌的鬼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孫樂樂閉上眼睛,熟悉的黑暗籠罩了他,他睜開眼,眼前是滿目虛假的星空,似乎地府已經到了晚上。
  似乎地府的時間流速相較于于現實中要更快一點……不,并不是,只是晝夜更替更快一點,時間的長度應該是一樣的。
  “還以為你死了,我都要把你的殘余精神物質給吸收掉了。”一個男性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不過……看來你有聯通外界的方法呢。”
  “聽說你進了城主府又被趕出來了?城主府里到底是什么樣的?”
  孫樂樂轉頭看了過去,一個紙片人坐在了他的旁邊;“我說,進了城主府之后能夠出來的人,都成為了城主的糾察隊。”
  “什么叫能出來?”孫樂樂有些迷茫,不是小柔帶他進去的嗎,他還以為所有人都可以進到城主府里頭去呢?
  “你不知道嗎?能夠把人帶進城主府里面的,都是城主的糾察隊,他們會隱藏在人群之中,把對城主有所不滿的人以各種方式帶去城主府,能夠出來的人,或是成為了新的糾察隊的隊員,或是再也沒有出來過。”
  那個男性的紙片人冷笑道:“而且城主府……我聽說城主府會偽裝成一棟普通的居民樓的模樣,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們是來的城主府,往往在不知不覺中就回不來了。”
  “我看著你被糾察隊的那個女人帶進了城主府,又出現在這里。”
  “那么你能不能告訴我,城主府里面到底是什么樣的呢?”
  孫樂樂有些不解:“你問這個干什么?”
  “干什么?當然是想要……毀掉這座地獄啊。”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