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明末陰雄 > 第五十三章 坑人計劃失敗

第五十三章 坑人計劃失敗


  城墻上的李明陽也是一陣郁悶,就差一步了,這叛軍將領再往前走那么一兩步,就會掉到護城河里,掉下去絕對沒可能活下來,這樣一來,守城就會輕松許多。
  這叛軍將領一看就不是個小角色,他前面的二三十個叛軍,一看就不是普通士兵,那彪悍的氣勢與眾不同,應該是那叛軍將領的家丁,有這么多家丁的話,他至少是個千總級別,甚至有可能就是叛軍首領孔有德。
  郁悶歸郁悶,趁著敵軍逃跑,抓緊時間還擊才是正事,他大喊道“快,快站起來,敵軍逃跑了,抓緊時間還擊,擊殺一名敵軍,本官賞銀五兩。”
  盡管依舊害怕叛軍的火銃,但是五兩銀子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如果運氣好能殺一個,一年的吃穿用度就到手了,于是有不少人站起來攻擊。
  聽到背后傳來箭羽的聲音,李九成頭也不回的帶兵撤退,好在這些降兵逃命積極,不多久就逃出了守軍弓箭的射程。
  李九成看著后面留下的二十多具尸體,暗自發誓,等到城破,一定要找到想出此等奸計的主謀,然后滅他滿門,再將他凌遲。
  隨著火銃兵們再次齊射,城頭的守軍也再次多了起來,后續兩輪射擊沒有取得任何戰果,程希孔也帶隊后撤了,繼續打下去只是浪費彈藥。
  李九成帶人撤回來的過程,孔有德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也是有些失望,李九成居然或者回來了。
  “城外居然有條護城河,匯報敵情的那個斥候在哪,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沒有匯報,害得我損失了這么多人手下,依我看,那個斥候當斬。”李九成氣喘吁吁地跑回來,便一臉氣憤的對孔有德說道。
  說實話,死了二十多個降兵他一點都不心疼,但是那十幾個親的死,讓他的心里在滴血啊,他寧愿再多死一百個降兵,都不愿意損失這些親兵。
  現在手頭上最強的武力就是這些親兵,這一下子折損了一小半,甚至自己都差點掉進護城河,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敵情沒有探查清楚,那個斥候難辭其咎,要是這斥候是自己手下,他早就一刀砍了。
  “大哥你消消氣,我這就去吧那斥候叫過來,問問怎么回事,居然漏掉這么重要的情報,是該處置一番。”
  說罷孔有德便讓人把那個斥候帶過來,而且也是一臉憤怒的表情,但是心里可不像臉上表現的那樣生氣,反倒是開心得很,李九成吃癟他能不開心么,而且死的也不是他的人。
  很快那個斥候就被帶過來了,一看兩位將軍滿臉怒氣的看著,嚇得急忙跪下“不知二位將軍叫屬下來,有何吩咐。”
  “你是怎么搞得,城外有條護城河,這么重要的消息你都沒有探查到?”孔有德搶在李九成之前發問,畢竟是自己的兵,還輪不到李九成來管。
  “回將軍的話,屬下昨日下午換了身普通農戶的衣服,想進城去探探虛實,結果離城門還有半里地,就被守軍給驅逐出來了,說要是再看到屬下,就抓起來按奸細處死,屬下勢單力薄,也不能硬闖。
  然后屬下便遠遠地觀察,并未發現有異常,也沒有發現有護城河,便抓了個村民,大部分消息都是從他嘴里問出來的,屬下真不是隱瞞不報啊,求將軍開恩。”
  “責任不在于你,是敵人太狡猾了,你下去吧。”孔有德看得出來這斥候沒撒謊,然后對李九成說道“九成大哥,你也聽到,不是這斥候不行,是敵人太狡猾了,連半里都沒法靠近,自然無法知曉這護城河的情況啊。”
  用護城河陰人的辦法,是守城的另一個千戶羅經業想出來的,他知道賊軍火器犀利,守城必定不易,所以就想了各種辦法拖住敵人,盡量守住縣城,等著巡撫大人的平叛大軍到來,然后一舉剿滅叛軍。
  最陰險的就是掩蓋護城河,讓敵軍沒有防備,然后進攻的時候掉進河里,而且聽說叛軍將領有帶頭攻城的習慣,如果能淹死幾個叛軍將領,那就更好了。
  為此,昨日大軍進城后就開始布置,先是關閉四門,禁止進出,然后在外圍派出兵力警戒,驅逐一切想要靠近的人,再派人在護城河上架起木板,在鋪上一些雜草,雜草上面蓋一些泥土,看起來就和普通地面沒什么區別了。
  甚至為了不使叛軍起疑,連城門口的吊橋也放了下來,為此還專門把鐵索撤掉,吊橋上面也鋪上泥土,看起來就跟沒有護城河一樣。
  當然,羅經業并不知道孔有德進過陵縣城,不然也不會多此一舉,而他這次計劃差點成功,當然也離不開孔有德的幫助。
  當初孔有德只帶了二十個親兵進城,大軍駐扎在城外二里的地方,郝學文派人把糧草送出來,大軍就啟程前往吳橋了,也就是說這個信息其他人并不知道。
  當李九成提出要率先攻城的時候,孔有德并沒有反對,而且也沒有告訴他這個消息,為的就是借敵人之手坑死他,這樣就跟自己沒什么關系了,沒想到居然還是沒有成功,只能再另想辦法了。
  “永詩,聽應元說你之前進過陵縣城,照說這護城河你應該知道啊。”李九成冷冷的說道,他終究還是發現了疑點。
  孔有德聽了也是心一驚,怎么把這茬忘了,他兒子李應元可一直都在軍中啊,不過現在也只能死不承認了“九成大哥啊,這個我還真不知道,當初我進城的時候,這城外可是沒有護城河的,應該是他們新挖出來的。”
  “也對,你我都是兄弟,要是知道不可能不告訴我,肯定是前兩天才挖出來。”李九成也算是默認了這個說法,不過真相信還是假相信,就知道他自己知道了。
  聽到這句話,孔有德也算是松了口氣,趕忙岔開話題“咱們現在應該商量一下,接下來怎么攻城了,沒想到居然有護城河,今晚要是想在城內過夜,怕是得加把勁了。”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