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系統讓我去算命 > 第224章 準備上班了

第224章 準備上班了

    看著鄒海虛弱的樣子,巫俊覺得老天爺也真是的,整天瞎折騰人。
  
      不過這次好了,雖然要每隔七天給他畫一次紋身,但至少不用天天去計算還有多少天生命。
  
      “大師,你是不是……”
  
      巫俊點點頭,道:“現在我發現一種新的方法,可以一直穩定你的病情。”
  
      “真的?”鄒海聽了精神一振,大師不愧是大師,“那我先謝謝大師了。”
  
      “不急,這個方法有點小問題。”
  
      “什么問題?”
  
      “每隔七天就要治療一次,每次收費兩萬八,你治不治?”
  
      鄒海:“治!”
  
      錢不是問題,就算家里沒錢了,他自己也可以去賺錢。
  
      而且能活下去,他就算不能回去工作,也能用別的方式,為這個社會做很多事情。
  
      巫俊又問:“你有沒有想過,我可能是為了榨取你的錢財,或者控制你,才這么做?”
  
      “這怎么可能?”鄒海笑著說道。
  
      “為什么不可能?”巫俊問。
  
      “首先大師你根本不缺錢,這一點我很清楚,”鄒海慢慢說道,“至于你想控制我,就更不能了。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情,是我能辦到,大師你辦不到的?”
  
      巫俊想了想,這倒也是。
  
      那行,只要他沒有誤會就好,否則以后因此產生嫌隙,好心弄成仇就不好了。
  
      “還有個事情,”巫俊說道,“這次的治療方法有點特別,不打針吃藥。”
  
      “那怎么治?”
  
      “我給你畫個紋身,這個紋身只能管七天,一旦徹底消失,就必須重新畫一個,你想想畫在哪里?”
  
      畫紋身……這種治病方法應該是大師獨創吧?
  
      還好他已經習慣了大師的行事風格,想了想,最終還是拉起了衣袖。
  
      雖然畫在背上更隱秘,但畫在手臂上,他才能時刻看到。
  
      巫俊拿起刻刀,讓意識進入識海。
  
      健康符也是一副星圖的模樣,但這次有了一些立體感,比中級平安符可能還要難上幾倍。
  
      但事情緊迫,他也沒有時間先練習一下。
  
      不過以他現在對天師能量的控制程度,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于是他著刻刀,讓刀尖輕輕沿著特定的線路,在鄒海手臂上游走,同時將天師能量附著在他的皮膚上,留下密密麻麻的點和線條。
  
      雖然鄒海已經習慣了大師的高深莫測,但此時仍舊忍不住再次敬佩起來,這么精細的繪制,這么嫻熟的手法,需要苦練多久才能做到?
  
      說這是個紋身,不過是大師自謙的說法罷了,這絕對是個頂級的藝術品。
  
      巫俊畫出一小片時,才知道小看了健康符的難度。
  
      之前在自己手臂上畫感覺很容易,因為自己的皮膚有感覺,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刻刀的速度、力度。
  
      但在別人的手臂上就失去了這個效果,所以在畫出一小片的時候,終于有一條線偏離了預定軌道。
  
      “啊——”
  
      鄒海趕緊問:“大師,怎么了?”
  
      “不好意思,畫錯了,重來。”
  
      鄒海:……
  
      “不好意思,又畫錯了,重來。”
  
      “怎么回事,老是出錯呢?”
  
      ……
  
      “不行,這邊畫滿了,換只手吧。”
  
      鄒海:……大師,我快要堅持不住了!
  
      不經經歷了幾次失敗,巫俊終于把一個完美的健康符,刻繪到了鄒海的手臂上。
  
      看著自己兩條小臂都是銀光閃閃,鄒海也不知道是該開心呢,還是該惆悵呢。
  
      不過雖然炫目了點,但效果卻是讓他驚嘆,他感到一絲絲神奇的力量,從他手臂的皮膚滲透進他的身體中,將他體內所有的不舒服都清除得干干凈凈。
  
      身上的血斑也快速地消失不見,臉上也開始有了一些顏色。
  
      同時,他覺得有點餓了。
  
      他已經好久沒有覺得餓了,這說明他的身體比之前好多了,讓他有點微微的欣喜。
  
      “謝謝大師。”
  
      “不客氣。”
  
      巫俊也松了口氣,最后總算趕上了。
  
      這時識海中金光一現,讓他心頭一喜,趕緊將意識回歸識海。
  
      只見最早點亮的那個恒星系里,此時最中間的恒星放射出萬道金光,猶如一顆真正的太陽。
  
      “系統,這是什么情況?”
  
      系統:“恭喜宿主,你剛才徹底改變了鄒海的命運,踏出了感悟命運的第一步,所以點亮了一顆命運主星。”
  
      “這有什么用處?”
  
      “命運比自然復雜無數倍,宿主現在還無法體會,請盡快完成這次升級任務,點亮四顆命運主星,或許會有所領悟。”
  
      看來這次的任務,是從自然和命運兩方面同時著手。
  
      系統:“友情提醒宿主,想要感悟命運的神奇,宿主的精神力、天師能量還遠遠不夠,請繼續努力提升。”
  
      巫俊覺得系統說的有道理,不愧是培訓系統,一點小提示,能讓他少走不少彎路。
  
      看來剩下的任務進度就暫時不用急了。
  
      而且健康符這種治療方法,比天師丹看起來還要不靠譜,價格更貴,一般人可能無法輕易相信和接受,那就慢慢等待有緣吧。
  
      這段時間他的進度也有點快了,正好沉淀一下,同時努力提升精神力和體力。
  
      不過坐在家里等有緣人來找他治病,這個好像有點不太現實。
  
      最后他靈光一閃,決定開門上班!話說已經好久沒有上班了。
  
      讓來算命的人幫他宣傳一下,說不定有緣人很快就來了。
  
      他覺得這個主意太棒了,立即重新寫了一塊牌子放在門口。
  
      “周六、周日上班。”
  
      “祖傳秘方,專治疑難雜癥。”
  
      鄒海看到他這塊牌子,有點哭笑不得,這怎么看怎么像電線桿小廣告啊。
  
      大師做事,果然不能以常理來論。
  
      這時對面的樹林里,劉慶躲在一棵樹的后面,兩眼發紅地看著鄒海。
  
      他果然又被那個算命的救了!
  
      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每次他要死的時候,都能掙脫死神的束縛?
  
      為了等鄒海死的這一天,他忍辱負重等了這么多年,等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而且從今以后,他可能再也沒有報仇的機會了。
  
      這對他太不公平了!
  
      他已經顧不了太多,什么利用別人來幫自己報仇,有屁的用,那些有錢人都是飯桶、慫包!
  
      最可靠的人只有自己。
  
      所以今天鄒海必須要死,而且必須死在自己的手里!
  
      他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不甘和仇恨讓他的雙眼一片血紅。
  
      他緊緊地攥著一把鋒利的水果刀,只要用它插進鄒海的脖子,他就會死!
  
      趁著三個人都轉身走進大門的時候,他沉默又堅決地沖出樹林。
  
      巫俊突然眼前一花,突然看到衛涵身體周圍,一些詭異的畫面一閃而逝。
  
      像是一個灰色的漩渦,又像是一些極其復雜的線條,但是因為速度太快,而且又非常模糊,根本來不及分辨就消失不見。
  
      難道是自己眼花了?
  
      正想詢問一下系統,他突然聽到背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他猛地回頭一看,只見鄒海原來的司機,手里拿著一把刀朝他撲了過來。
  
      這個人明顯是急紅了眼,已經快要失去理智了,居然當眾行兇。
  
      不過在他面前,要是讓他把鄒海傷了,那他的面子往哪里放,對吧。
  
      他輕輕一拽鄒海的衣服,正想把這人放倒時,一邊的衛涵挺身迎了上去。
  
      劉慶的水果刀擦過他的脖子,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衛涵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抬腳踢在他的襠部。
  
      劉慶悶哼一聲倒在地上。
  
      鄒海看著衛涵出血的脖子,問:“沒事吧?”
  
      “沒事,皮外傷。”
  
      巫俊皺著眉頭看了看趴在地上、雙手捂襠、不停呻吟的劉慶,又看了看衛涵。
  
      他覺得以前還是小看他了。
  
      剛才他明顯能完全避開那一刀的,但他卻故意沒躲,讓劉慶在他脖子上留下一道不深的傷口。
  
      這樣一來,劉慶至少都要算個殺人未遂,最少十年牢獄跑不掉了。
  
      至于他為什么要用這種方法,巫俊也猜到了一點原因。
  
      鄒海做事的原則,基本都按照法律來的。
  
      劉慶給他當司機的時候,只是傳遞消息,并沒有做什么違法的事情,就算懲罰他,也不可能用太過激的手段。
  
      但劉慶對鄒海的仇恨,已經成了心魔,遲早是個隱患。為了消除這個隱患,衛涵才用了這個辦法。
  
      剛才如果他直接擋下來,就算劉慶明明是想殺人,但他只要狡辯一下,很可能會被判個故意傷人還未遂。
  
      而現在這樣,他基本沒有狡辯的可能。
  
      看起來挺劃算,但真的很危險,不是一般人敢去嘗試的。
  
      這需要極為敏銳的眼力、判斷力,而且從計劃到付諸實踐,都在短短的瞬間內完成,這需要極度冷靜的頭腦、快速的反應能力和過人的膽識。
  
      當然還有對鄒海的忠誠。
  
      難怪他能得到鄒海器重,并不是沒有原因的。
  
      也難怪茉莉那么喜歡他,互補。
  
      就是武力值稍微低了點。
  
      劉慶很快就被帶走了,鄒海和衛涵也一起去了警局,想必很快就會有結果。
  
      巫俊走進寬敞的院子,看著歡天喜地開著割草機的茉莉,又想起了他剛才在衛涵身上看到的詭異圖像。
  
      “系統,那是什么東西?”
  
      系統:“宿主請努力修煉升級,很快就會知曉。”
  
      好吧,那么從現在起,就安安心心地上班和修煉吧。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