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璀璨王牌 >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中盤的交鋒!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中盤的交鋒!

    “哦?打出去了?三游間!這一擊會穿越過去嗎?啊,被攔截下來了,游擊手的fine play,三壘跑者不敢動彈,4-6-3,青道高中完美的內野協防守備,拿下雙殺,好永高中錯失三壘有人的良機,三出局,攻守交換!!”
  
      “哇,這個游擊手的腳程是真的不錯啊。”
  
      “是啊,反應也很快,剛剛那一球,絕對不算很好接的位置呢。”
  
      “嘖嘖,和二壘手之間的配合也很默契,青道高中的二游間,也可以稱作是鐵壁了啊。”
  
      “我還以為好永高中能夠在這一局里追平比分呢,沒有想到,還是被阻止了,有些可惜。”
  
      “連續四局的強攻,得虧那位投手可以頂住,看來,青道敢大膽讓茂野君休息,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哈哈,丹波君也算得上是比較出色的投球啦,去年神宮大賽,在半決賽里對陣橫學高中也是完投了呢,雖然最后以著一分敗北,也足夠說明丹波君的實力了。”
  
      “嗯嗯!!”
  
      春甲半決賽的第一場,青道高中和好永高中的對決,按照常理來說,面對好永高中這樣的強勢打線,在很多人想象里,青道高中肯定還是會讓王牌投手——茂野信先發,哪怕半決賽和決賽是連在一起的(今天是半決賽,明天就是決賽。)可若是半決賽都輸了,決賽就無從談起了,縱使讓王牌負擔大一點,大多數人還是認為青道高中先發配置不會變動。
  
      沒有想到,青道高中還真的敢在半決賽里不讓王牌先發,而且,茂野居然連先發打線都沒有安排進去,拜托,茂野可不僅僅只是一個投手,更是打線的核心主力。
  
      在上一場比賽里轟出兩支本壘打的強打者。
  
      這樣的強投強打。
  
      居然半決賽就直接在板凳席里待機了,老實說,在看到先發陣容的那一刻,大多數一般觀眾都認為,青道高中在初盤要吃大苦頭了,然而,過程卻沒有像這些觀眾們所認為的那樣進展,好永高中的確是給青道高中守備帶去了極大壓力。
  
      可是,比賽的主導權卻一直都掌控在青道高中手中。
  
      四局下來。
  
      拿到的領先優勢!
  
      就是最好的證明。
  
      尤其是三年級投手——丹波光一郎的表現,也讓那些普通觀眾意識到,青道高中投手陣,可不僅僅只有茂野信一個人,三年級的丹波光一郎同樣也是可以挑起大梁的存在。
  
      而且也不僅是這些普通觀眾。
  
      在看臺上觀戰的清正社高中和西邦高中選手們,也是神色更加肅穆起來,青道高中投手陣的充實,還真的是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了。
  
      三壘側,好永高中板凳席里。
  
      “可惡,那個曲球的彎曲弧度太大了吧,明明都是第二個打席了,怎么看,還是有些不習慣啊。”
  
      回到板凳席里的櫻島脫下打擊帽,咬了咬牙,臉上帶著一抹憤憤不平的神色如此說道。
  
      剛剛就是在角度上出現了判斷偏差。
  
      才導致櫻島將那一球徹底打歪了。
  
      否則的話。
  
      以著他的力量,是完全可以轟到外野去,最不濟,也可以變成高飛球,讓三壘跑者拼一把沖擊本壘啊,沒有想到是,居然變成了內野滾地球,自己出局也就算了,還變成青道高中夾擊一壘跑者的機會,被雙殺出局,也難怪這位好永高中王牌投手會這么的不愉快了。
  
      “嘛,確實是有些小瞧了這位丹波君了,直球的確還差點意思,不過那個曲球真的是投的很好啊,就是那個彎曲的弧度,讓人很難掌控到具體的揮棒時機和角度啊。”
  
      作為好永高中的正捕手,也是五棒打者的國見一邊穿戴著捕手護具,一邊輕輕搖了搖頭,帶著些忌憚的語氣說道。
  
      “哼,也就是那么一個曲球,否則的話,早就把他的球轟到外野看臺上去了!”
  
      剛剛敲出一支安打的山本臉上帶著很是不屑的神色,聲音很是粗狂的說道。
  
      “還有那個捕手,配球的節奏是真的惡心,而且總是可以抓住空隙來強迫我們出手,這個可惡的眼鏡小鬼,太狡猾了!!”
  
      好永高中的另外一名主力選手,也是帶有點不爽的語氣說道。
  
      “曲球,終究是必須要攻略下來的目標,對方沒有讓王牌先發,肯定是因為在前兩天比賽里消耗過大的緣故,但是不排除在關鍵時刻繼投登場,換句話說,我們必須盡早攻略下這個投手,將比賽的主導權抓到手中來,若是讓青道高中掌控了繼投時機,這場比賽,我們就沒有退后的余地了,明白了嗎?”
  
      好永高中總教練——鹿監督輕輕拍了拍手,神色很是嚴肅的說道。
  
      “是,監督!!”
  
      好永高中的肌肉猛男們同時大聲應道。
  
      “櫻島,國見,接下來就是青道打線的第三輪了,要小心一點,尤其是那個一棒,絕對不能夠放他上壘。”
  
      鹿監督鄭重無比的對著自家的王牌投捕沉聲說道。
  
      “是,監督!!”
  
      青道高中能夠在第三局里直接逆轉比分的最大原因,除掉四棒——結城前輩的適時安打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首位打者,倉持的上壘,如果不是倉持上壘,在壘包上瘋狂盜壘動搖了好永高中的內野守備陣容,那一局里,好永高中至多就是丟掉一分,甚至可能一分都不會丟,所以,在意識到倉持的威脅系數有如此之高后。
  
      包括鹿監督在內。
  
      好永高中全體選手對倉持的戒備程度就是直線達到了最高值了!!
  
      “第五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擊,九棒,右外野手,白州君。”
  
      下位打線到上位打線的最佳潤滑型打者。
  
      白州健二郎的打擊實力!
  
      絕對是遠超一般隊伍的下位打者。
  
      片岡監督之所以將安排在第九棒,更多的是因為白州的存在,可以更好將下位打線和上位打線串聯起來。
  
      青道高中所追求的打線極致強度!
  
      就是至上而下,再到上位,能夠完成完美串聯的打線!!
  
      “不要刻意去打低球,瞄準側外的球路來出手,這個投手,在邊角的控球上,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一壘板凳席里。
  
      片岡監督也是沖著踏上打擊區的白州下達了新的指示。
  
      “是。”
  
      健實派打者——白州童鞋也是很認真的摸了摸自己的帽檐,示意自己明白了!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