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璀璨王牌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真正的強大

第三百六十一章 真正的強大

    ps還欠六章。
  
      圣元歷4999年12月末,帝都圣元城。
  
      此時的帝都內,出現了十分詭異的場景,以玄武門為分界點,以南的,占據帝都將近一半的平民百姓地區,是洋溢著十分歡悅的氛圍。
  
      但是玄武門以內的皇宮卻出奇的寂靜,根本不像以往圣元節前的慣例,張燈結彩,與民同樂。甚至,有細心之人都會防線,鎮守玄武門的,更不是通常的皇宮衛了,更是帝朝第一軍,圣元大軍的士卒的在鎮守宮門,個個擁有聚氣期的修為。
  
      而在玄武門以東地區的,文武百官的住宅區,仿佛也籠罩著一股凝重的氣息,有人如果此時從整個帝都的上空望去,就會發現帝都中的皇宮上空被一團紅云緊緊的覆蓋住,其中滲出了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原本作為圣元帝朝的核心所在的地方發生如此異變,是最引人注目的,但更加詭異的就是,天下各大勢力仿佛都沒有注意這里變化一般。
  
      又或者可以說是注意到了,卻沒有理會的樣子。帝都的異樣就一直這樣持續了半個多月。
  
      就在12月30的時候,負責管理劉睿等人常生活的那位偏將,在這一天的任務完成之后的晚上。也正式通知了劉睿等人,可以收拾一下行李物品了,兩天之后,會有帝朝的飛龍車前來接劉睿等人正式返朝。
  
      聽到受訓即將結束了,劉睿微微松了一口氣,倒也不是說訓練有多累,而是生活太刻板了,一板一眼的,讓劉睿有些難受,軍營的限制的生活,這才是讓劉睿有些無法忍受的地方。過兩天終于可以返回了帝都了,再加上自己又筑基成功,劉睿可以想象母妃夸贊自己的神了,想到這里,劉睿不嘴角微微一翹。
  
      旋即,劉睿便拋開了腦子的雜念,在羅昊然略帶羨慕的神色中,雙腿盤坐起來,雙手掐訣,閉上眼睛,緩緩的進入了修煉了,自從筑基成功后,每天晚上進行大周天運轉,是劉睿的必修課程之一了。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正在修煉的劉睿心頭猛的一悸,頓時有種極其的恐懼的不安感油然而生,劉睿猛的睜開了眼,雙眼好似沒有什么焦距一般,劉睿機械般單手拂過了自己的腦門,滿頭大汗,劉睿怔怔的看著手心里的汗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那一刻,劉睿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感覺。
  
      看著對面已經安然入睡的羅昊然,抬頭望著窗外的星空,心中隱隱的陣痛。劉睿不知道的是這是作為修煉者踏入修煉之后,擁有的一種冥冥中的預感,但是作為初踏修煉者的劉睿而言,這些就顯得有些陌生了,劉睿只是覺得這樣的感覺會讓自己十分的煩躁。
  
      想不明白為什么的況下,劉睿只好搖了搖頭,蒙頭倒塌強迫自己入睡了。
  
      兩之后,劉睿和羅昊然正在房屋內剛剛整理好各自的行李,這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劉睿說道“進來”
  
      一個軍卒輕輕推開了門,躬說道“飛龍車已經準備好了,還請羅三公子移步軍需營。”
  
      劉睿和羅昊然的眉頭同時微微一皺,因為二人都聽的很清楚,這名軍卒只是讓羅昊然移步前往,卻沒有提劉睿,他們二人可不相信軍卒會說錯話。
  
      二人對視一眼,劉睿緩緩的開口說道“那本宮呢”
  
      軍卒恭恭敬敬的說道“回稟世子,王上有軍令說,請世子回帝都前,前往中軍大帳面見一下蜀王下,此后再安排世子回帝都。”
  
      “嗯”劉睿微微點了點頭,這樣才說的通,看來是自己的這位皇伯父有什么話要單獨交代給自己,或者是要自己轉告給父王的話,好像這位蜀王下是不能輕易離開鎮守之地的,貌似祭天大典也不能回帝都。
  
      就和自己的父王一樣,除非是有圣武帝的圣旨,想到這,劉睿有些許黯然,畢竟劉睿還是處于崇拜自己父王的年紀,到現在,記憶中也沒見過自己的父王。
  
      一旁的羅昊然,腦筋微微一轉,也想到和劉睿相同的可能,旋即,便抱拳躬對劉睿說道“世子下,那在下便先行返回帝都,恭候世子返京。”
  
      劉睿微微一笑,說道“嗯,返京之后,我一定造訪昊然。”
  
      羅昊然微微行禮,旋即便拎起了自己的行禮,徑直朝軍需營的方向而去。那名士卒并沒有什么引路的舉動,羅昊然也認為肯定是蜀王吩咐要親自帶劉睿前去見他吧。
  
      羅昊然暗暗的思慮到,也不在意,在這里的一個月,除了一些忌的地點以外,基本的一些地點都熟悉了,自己去軍需營并沒有什么。
  
      不一會兒,羅昊然的影便消失在了劉睿的視野范圍內。
  
      劉睿收回了目光,扭頭望向那名士卒,說道“那就前面帶路吧。”
  
      那名士卒微微躬,答道“諾”
  
      旋即在前面帶路,劉睿也毫不在意的跟在士卒的后面,一開始劉睿在腦筋里想蜀王此刻召見自己到底是為了何事,沒有注意到士卒帶的路線,根本就不是前往中軍大帳的路線,等到劉睿回過神來的時候。
  
      這才注意到,完全偏離了去中軍大帳的方向,劉睿眉頭微微一皺,他狐疑的看著眼前的這名士卒,迅速的把手一塔在士卒的左肩上。
  
      冷聲道“你絕對不是軍中士卒,你到底是何人怎么敢假借蜀王軍令,蒙騙本世子。”
  
      說著,劉睿上浮現一絲光芒,筑基后的力量毫不猶豫的都集中在了右手中,雖然到現在他也還沒什么武具,也沒學什么修武者的靈術之類,但是劉睿相信,但憑自己如今**力量,要輕松對付幾十名普通軍卒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況且,劉睿沒有從這名士卒的上感受絲毫的氣息,可見這名士卒只是一名單純的普通人罷了。當然,劉睿不是沒有考慮到這名士卒的修為可能遠遠超過自己,達到了鍛骨甚至煉神的境界以上。
  
      那樣也的確可以完全不讓劉睿探查到。但是在西山軍營,劉睿并不認為有這可能,在歷練中,聽到一些熟悉的這里的子弟說過,整個西山軍營籠罩著一個巨型的符陣,是帝都的陽師布置的,其防御力不僅可以抵御圣境修為的一擊,還具有凝聚天地靈氣攻擊,甚至探測的可能。
  
      除非眼前這人達到了圣境的修為,不然哪怕是天境,不借助一些外力的話,絕對不可能瞞過符陣的探查的。而劉睿可不認為圣境的大能,甚至說天境的大能者會來理會自己區區一個筑基期的小鬼。章節內容正在努力恢復中,請稍后再訪問。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