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抗日之鐵血戰將 > 第923章 李浩的下馬威

第923章 李浩的下馬威

    上千人規模的戰斗,連迫擊炮和重機槍都動用了,關鍵是這場戰斗還發生在陪都。
  
      影響力可想而知。
  
      天剛亮,軍政部就派出一個少將,帶著重慶警衛部隊幾個軍官,浩浩蕩蕩往藥廠趕路。
  
      剛到藥廠門口,提前兩個小時趕到的主力團團長就迎出去,一臉嚴肅報告道。
  
      “報告長官,情況我們都了解清楚了,戰場也打掃好了。”
  
      “進攻藥廠的都是日軍情報系統下屬的行動隊,周圍一共發現418具尸體,另外還從藥廠護衛隊手里移交了18個俘虜。”
  
      “經過甄別。這里面有84個鬼子,其他人都是給鬼子賣命的漢奸。”
  
      “另外,我們還在戰場繳獲長槍351條,短槍125把,輕機槍11挺,重機槍三挺,迫擊炮兩門,擲彈筒9具!”
  
      團長每報告一句,少將臉色就要陰沉幾分。
  
      等報告完了,整張臉已經一片鐵青。
  
      捏著拳頭,一臉憤怒質問道:“長短槍我就不說了,重慶魚龍混雜,搞幾百條長槍并不是太難。”
  
      “我想要知道,那些輕重機槍和迫擊炮他們是怎么搞到的。”
  
      “還有,我要清楚知道昨天晚上這里的具體戰斗過程。”
  
      看著少將幾乎可以噴火的眼睛,團長迎著他的目光回答:“長官息怒,卑職已經讓人把那些重武器封存起來,長官隨時可以派人帶走調查。”
  
      “另外,卑職也看了那些武器彈藥,初步判斷,他們都是軍隊裝備的,至少還有八成新。”
  
      “至于昨天晚上的具體戰斗過程,卑職很遺憾,并不清楚。”
  
      “我帶部隊趕到這里時,戰斗已經結束。”
  
      “所以進攻藥廠的四百多個特務都是制藥廠護廠隊消滅的。”
  
      “我進藥廠看了,護廠隊的傷亡非常大。”
  
      “藥廠空出來的倉庫沒到處都是尸體和傷員,連會議室和辦公室都被傷員占用了。”
  
      這一點倒是讓少將大吃一驚。
  
      滿臉不相信反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進攻藥廠的特務都是被護廠隊消滅的?你們過來除了打掃戰場,其他什么也沒有參與。”
  
      “是的,長官!”團長一臉不好意思回答。
  
      少將不再說話,沉著臉就往藥廠里面走。
  
      剛走了幾步,兩個身上帶傷的護廠隊隊員就擋在他們面前。
  
      “你們想干什么?這可是軍政部派來的長官,不想活了?馬上讓開,讓你們廠長出來迎接!”少將身后一個部下太想表現自己了,不等少將開口就指著幾個隊員破口罵道。
  
      帶頭的一個隊員不甘示弱反駁道:“老子管你是什么軍政部長官,沒有我們廠長命令,任何外人不能進藥廠。”
  
      “誰也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真的軍政部長官,搞不好就和昨天晚上進攻我們的小鬼子是一伙的。”
  
      “就算你們是軍政部來得,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等我們殺完鬼子以后再過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如果你們昨天晚上早點過來,藥廠也不會死那么多人。”
  
      “走開,別擋路,昨天晚上藥廠里面也挨了幾顆炮彈,炸壞了不少設備,搞不好今天就不能生產了。”
  
      剛剛叫囂的部下是個中校,哪里受過這樣的委屈,竟然被一個小兵指著鼻子嗎,下意識就要掏槍?
  
      但少將沒給他這個機會,扭頭就罵道!
  
      “閉嘴。是誰讓你亂說話的。”
  
      “現在就給我滾回去,等我回去再收拾你!”
  
      罵完后,直接不理會身后目瞪口呆,還沒回過味來的部下,把目光轉移到剛才說話的護廠隊隊員身上。
  
      臉上的怒火也在這一瞬間消失了。
  
      看著對方,很平靜說道:“麻煩你通知你們廠長,軍政部有老朋友要見他,商量昨天晚上制藥廠遇襲的事。”
  
      “這還差不多!”護廠隊隊員臉色好看不少。
  
      “你們等著,我現在就去報告廠長。”
  
      “不過,我們廠長正在為昨天晚上藥廠遇襲的事大發雷霆,到底會不會見你門,我也不敢保證。”
  
      護廠隊隊員一走,少將臉色就陰沉下來。
  
      老話說得好,打狗也要看主人。
  
      剛才護廠隊那個人指著部下鼻子罵,表面上是在罵他,實際上卻是在罵自己
  
      重慶警衛部隊過來的一個上校很不解問道:“長官,為什么要對他們這么客氣?”
  
      “不就是一個藥廠嗎?按照我的脾氣,直接帶一個連過來把藥廠給封了,看他們該怎么囂張。”
  
      “你當我想?”少將沒好氣回答。
  
      “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們警衛部隊應該收到過一道命令:任何部隊都不能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為難藥廠。”
  
      “從這道命令你們就應該看出這個藥廠不一般。”
  
      部隊使用的盤尼西林都是軍政部統一安排分發的,所以上校不知道盤尼西林產地在這里并不為奇。
  
      看到對方還是一臉不解,少將直接解釋道:“盤尼西林就是這個藥廠生產的,而且獨一無二。”
  
      “如今部隊已經離不開盤尼西林,所以上面給我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不惜代價保證盤尼西林供應,保證制藥廠安全。”
  
      “現在制藥廠遇襲,不少設備被摧毀,很可能導致藥廠沒辦法滿負荷生產。”
  
      “他們生產不出藥品,軍政部的供應量就會減少,上面怪罪下來,我們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更重要的是,這場遇襲有很大原因在我們身上。”
  
      “當然,你們警衛部隊也有不少責任,不然也不會讓你們跟過來。”
  
      “沒有提前發現敵人,沒有及時增援藥廠,還有特務裝備的重機槍和迫擊炮,說起來都是你們警衛部隊的事。”
  
      “所以呆會見到藥廠廠長,你們一定要配合我解決這件事,確保藥廠生產不出問題,否則你們肯定會罪責難逃。”
  
      “我有預感,今天的事會很難處理,搞不好軍政部又要大出血,滿足制藥廠一些條件。”
  
      話剛說完,一個部下就從身后匆匆跑過來。
  
      在少將耳邊小聲報告幾句后,少將本來就凝重的表情這時候變得更難看了。
  
      深吸一口氣對身后部下說道:“這件事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難辦。”
  
      “制藥廠背后的美國人也來了,而且還帶來不少記者。”
  
      警衛部隊過來的上校直接慌神了:“絕不能讓記者過來把這件事報告出去。”
  
      “如果這件事被報告出去,警衛部隊肯定會顏面盡失,從上到下都會挨處分。”
  
      少將苦笑一聲回答:“現在知道我們的對手有多么難纏了吧!”
  
      “把記者叫來,肯定是制藥廠故意的,要么把這件事報告出去,打臉你們警衛部隊。要么滿足他們的獅子大開口,答應他們一會提出來的條件,二選一!”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