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后手 >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反轉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反轉

    菊池寬的話,讓路承周很難回答。
  
      他可不僅僅是川崎弘的學生,同時也是川崎弘帶他進入日本特務機關的。
  
      可以說,沒有川崎弘,就沒有現在的路承周。
  
      在所有人的眼中,路承周必定是很感激川崎弘的。
  
      因此,在菊池寬面前,路承周也必須表現出這一點。
  
      “我對皇軍忠心赤膽,我只與皇軍一條心。”路承周鄭重其事地說。
  
      他的意思,并沒有表達得完全清楚,糊弄菊池寬應該夠了。
  
      在菊池寬聽來,路承周的意思,并不只忠于川崎弘,而是忠于皇軍。
  
      對路承周的回答,菊池寬表示滿意。
  
      “英租界的事情,放手去干就是,一切有我。”菊池寬拍了拍路承周的肩膀,微笑著說。
  
      就在路承周離開憲兵隊后,秋山義雄在東馬路發出了一封信。
  
      這封信,是寄給花園憲兵隊菊池寬的。
  
      如果菊池寬此時能看到信,一定會很驚訝,因為秋山義雄在信里告訴他,今天晚上,將會有一批士兵,冒死游過海河,從東站登上北上的列車。
  
      同時,今天晚上,他們還準備對倉庫動手。
  
      秋山義雄是冒著被發現的危險,才發出這封信的。
  
      按照慣例,這封信將會在第二天上午,擺到菊池寬的桌上。
  
      回到文齊道57號后,向川崎弘匯報了今天的行動。
  
      上午與宮崎英勇見一面,中午向菊池寬匯報了工作,下午又見到了參與嘩變的士兵,回來之前,又向川崎弘匯報了。
  
      在川崎弘面前,路承周沒有任何隱瞞,就連菊池寬的話,他也一字不動的告訴了川崎弘。
  
      “菊池寬業務能力不行,拉幫結派卻是個中好手。”川崎弘嗤之以鼻地說。
  
      路承周的回答,在他聽來,又是另外一層意思。
  
      路承周忠于自己,不就是忠于皇軍么?
  
      “老師覺得,竹內輝夫的行動會成功嗎?”路承周問。
  
      “看明天的結果就是,如果竹內輝夫提供了完整名單,自然就成功了。但不管竹內輝夫是否成功,你的任務確實出色完成了。”川崎弘微笑著說。
  
      路承周的任務,原本是見到嘩變士兵的頭領。
  
      路承周協助竹內輝夫,唱了一出好戲,讓宮崎英勇等人,推選竹內輝夫為他們的頭領,相當于路承周超額完成了任務。
  
      至于竹內輝夫能不能抓到嘩變士兵,那是他的事情了。
  
      “我很慚愧,應該與竹內輝夫更好的配合,爭取將那些為首之人,全部抓捕。”路承周遺憾地說。
  
      “抓捕之事,也輪不到你我。以菊池寬的性格,這種露臉之事,他會讓給別人?”川崎弘冷笑著說。
  
      川崎弘對菊池寬還是很了解的,他晚上在花園憲兵隊召開了會議,決定明天對第一聯隊的嘩變士兵全部抓捕。
  
      為此,他特意去了趟海沽日本防衛軍司令部,向二十七師團長本間雅晴報告。
  
      得知第一聯隊中,竟然有反戰士兵,本間雅晴也很生氣。
  
      他要求菊池寬,一定要把所有嘩變士兵全部抓起來,送他們上軍事法庭。
  
      參與嘩變的士兵,一旦上了軍事法庭,只有一個結果:槍斃。
  
      從日本防衛軍司令部回來時,菊池寬望著車窗外,心想,不用等到明天晚上了,明天上午,就能將一切反戰士兵全部抓捕。
  
      正當菊池寬準備拉上車窗的窗簾時,突然看到東馬路方向,火光沖天,照亮了半邊天。
  
      而且,起火的地方還不止一片,他能看到的,至少有三處之多。
  
      事實上,今天晚上,河東有五處軍用倉庫起火,而且火勢很大,猛烈燃燒的沖天火焰,將整個天空都照亮了。
  
      菊池寬讓司機加快速度,他必須第一時間回到花園憲兵隊。
  
      憑感覺,他覺得非常不妙。
  
      菊池寬的感覺很好,就在今天晚上,日軍第二十七師團第一聯隊的一百多名反戰士兵,在竹內輝夫的帶領下,準備偷渡海河。
  
      一百多名反戰士兵,在偷渡海河時,與守在河西的憲兵隊發生了激戰。
  
      要說憲兵隊的戰斗力,還真的比不上這些上過戰場的。
  
      他們在河里,依然打死了三十多名日本憲兵。
  
      當然,反戰士兵也死了十多個。
  
      可反戰士兵當時處于河中,他們也沒有準備,更不能攜帶重型武器。
  
      否則的話,以憲兵隊的戰斗力,恐怕會被他們消滅。
  
      就算如此,依然也有近百位反戰士兵,游過了河,進入了海沽東站。
  
      海沽日本防衛軍司令部,得知此事后,本間雅晴勃然大怒。
  
      因為有部分士兵,還是跑掉了。
  
      這些人,得到軍統的幫助,要么被送出了城,要么就地隱藏起來。
  
      路承周在家里,也聽到了海河傳來的槍聲,他站在屋頂,也看到了日軍倉庫被燒。
  
      此事發生時,海沽已經被水淹了,交通和通訊都不暢通,路承周在第二天早上,才正式接到通知。
  
      “知道嗎?出大事了。”山口靜夫看到路承周時,輕聲說道。
  
      昨天晚上的事,所有日本憲兵都接到通知了。
  
      山口靜夫帶著特高班的所有人,趕到了河西,支援憲兵隊的行動。
  
      “出什么大事了?”路承周“驚訝”地說。
  
      昨天晚上的行動,可以說出自他的策劃,從日軍倉庫被燒,到反戰士兵提前渡河,路承周都能與制訂計劃了。
  
      他們選擇的地段,正是防守最薄弱之處,如果換一個地方,恐怕反戰士兵,也不會取得這么大的成果。
  
      “二十七師團第一聯隊有士兵嘩變了。”山口靜夫對路承周,已經很信任了。
  
      “不是吧?”路承周更是“驚詫”,他馬上跑到川崎弘的辦公室,向他證實此事。
  
      “去憲兵隊本部吧。”川崎弘緩緩地說。
  
      昨天下午,他還覺得,一切都在憲兵隊的控制之中。
  
      然而,昨天晚上,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反戰士兵竟然提前一天起事。
  
      是誰給他們出的主意?難道是竹內輝夫這個新上任的頭領?
  
      路承周和川崎弘抵達花園憲兵隊時,看到院子的空地上,擺著幾十具尸體。
  
      路承周的目光,從這些尸體中掃過,驀然,他發現了一個熟人。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