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抗日之戰將傳奇 > 第二百八十章 建偵察營

第二百八十章 建偵察營

在劉春劍的帶領下,三個人走進了醫院,一進醫院,很多工作人員便頻頻沖廖凡點頭,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廖凡也只好不斷點頭向他們示意。
  “凡哥,這樣好嗎,你要是想嫂子了直接去見她不就行了,為啥拿著我一個傷號來當擋箭牌。”劉春刀看著這么多人向他們看過來,感覺有點難為情。
  “我這不是想給她一個驚喜嘛,”廖凡笑呵呵的說著,“再說了我前天就回來了,到現在才來看她,知道的我是事情忙,不知道還以為我去逛窯子了呢,所以你先替我進去偵察一下火力,然后我再決定進去還是不進去。”
  劉春刀撇了撇嘴,為了自家凡哥的終身大事,他也只好舍腿見未來的嫂子了。
  而此時的付紅玉剛查完病房回到辦公室,正在辦公室里批改文件,她早已經知道廖凡在前天晚上就返回來了太行山,而且昨天晚上的時候還在醫院的門口徘徊過,今天早上又有小護士向她報告,廖凡來到了醫院。
  聽著門外想起了腳步聲,付紅玉心里偷偷的笑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付紅玉坐直了身體,靜等著來人敲門。
  “進來!”還沒等敲門聲響起,付紅玉開口說話,讓門外的人進來,因為她聽到了腳步聲沒有了,擔心門外的人會突然轉頭離開,所以干脆先開了口。
  劉春刀輕聲輕腳的打開了門,看著付紅玉一本正經的樣子,心里有點發憷:“嫂子……那個……我……我是來檢查上次打仗是留下的傷的。”
  付紅玉一直趴著頭沒有看進來的人是誰,可是聽到聲音以后,心里剛剛的喜悅全都消失了,他們不是說廖凡來了嗎,怎么進來的人是廖凡的警衛營營長劉春刀。為了不讓自己失態,付紅玉強行壓制下自己剛剛的失望,讓笑容重新回到臉上。
  “原來是春刀啊,你的傷還沒好嗎?”付紅玉站起來,讓劉春刀先坐下,然后拿出自己的用的聽診器來,走上前要為劉春刀診斷。
  這一切都被躲在門外的廖凡看著,看到付紅玉剛剛失望的表情,廖凡心中先是一樂,然后心里暖暖的。
  幾分鐘后,付紅玉便給劉春刀檢查了一個大概:“你的傷已經全都恢復了,至于你的腿至少還要休息半個月才能恢復正常,這期間不能大量運動,盡量也少走路,必要的時候你自己每天按摩一次有利于恢復。”檢查完之后,付紅玉做了一個簡單地記錄,然后叮囑劉春刀注意休息。
  “謝謝嫂子!”記下付紅玉的叮囑之后,劉春刀連忙感謝到。
  “那個……”
  “嫂子還有什么事情嗎?”劉春刀故意裝作不知道廖凡在外邊的樣子。
  “哦,沒事兒了,你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付紅玉感覺自己心里空落落的,也許他正在忙吧,剛才從重慶回來,又打了一次仗,部隊上肯定有很多事情要等著他來處理。
  劉春刀看到付紅玉有話想說,但是又不說的樣子,心里感到過意不去,付紅玉可是剛剛替他檢查了身體上的傷勢。劉春刀悄悄的撇了一眼門外,笑嘻嘻的對著付紅玉說:“嫂子,我告訴你凡哥的一個秘密。”
  付紅玉皺著眉頭看著劉春刀,等著他把話繼續說下去。
  “凡哥,其實……其實他就在門口外邊。”說完之后,劉春刀“哈哈”大笑起來。
  廖凡聽到劉春刀把自己出賣了,走進了付紅玉的辦公室,看著臉微微泛紅的付紅玉,然后佯裝生氣的對劉春刀說:“什么事情都怕出叛徒。”
  付紅玉看了一眼廖凡然后生氣的坐回到椅子上,不在看廖凡。
  劉春刀看到付紅玉生氣了,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然后連忙說:“凡哥,嫂子我先回去了。”說完就溜出去了。
  “生我的氣了?”廖凡蹲在辦公桌前,把頭趴在了桌子上看著付紅玉。
  付紅玉故意把頭扭過去不看廖凡。
  “好了,都是我的錯,我剛處理完事情就過來看你了,剛剛我不應該藏起來好不。”廖凡站起來整個身體趴到桌子上,看著付紅玉。
  付紅玉撇了撇嘴,轉過頭看了一眼廖凡,噗嗤一聲笑了。
  “哈哈哈,我又沒生氣,我哪兒有你想象的那么小心眼。”付紅玉笑著說。
  “原來是我上當了,本來還想送你見禮物呢,竟然故意騙我。”廖凡站起來坐在后邊的一把椅子上,緊緊的盯著付紅玉,好像不這樣看著,付紅玉馬上會消失一樣。
  “好了好了,”付紅玉湊到廖凡身邊,靠著他坐下,也認認真真的看著廖凡,“你能夠安全回來我就放心了。”
  “春劍,把東西拿進來放到桌子上,然后跟著你哥先回指揮部吧。”廖凡沖著門外喊了一聲。
  劉春劍一手提著一個東西,進了辦公室,沖付紅玉問了聲好之后,把東西放在了付紅玉的桌子上,然后不想當兩個人的電燈泡就離開了。
  “這是什么東西?”付紅玉看著桌子上的東西模樣奇形怪狀的,她從來就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頓時感到好奇,然后拿起一個來問廖凡。
  “這是我們打小鬼子的昔陽縣城繳獲的,叫顯微鏡,至于怎么用讓約翰教你,他對這東西可比我要了解的多。”廖凡也知道自己對顯微鏡是門外漢,只是略懂,只能介紹個大概。
  “顯微鏡,”付紅玉拿起一個來,左瞧瞧右看看,“這東西是做什么用的?”
  “跟我們的放大鏡的用處差不多,不過這個放大的倍數更高一點,”廖凡不想在自己不專業的問題上糾纏,再說下去,他肯定講不明白了,“你留下一個,然后另一個給約翰吧,估計他見了這東西肯定很喜歡。”
  付紅玉沒有再繼續糾結在顯微鏡的用途上,兩個人又說了一些悄悄話,廖凡也順便把廖俊東過幾天就能夠回來的消息告訴了付紅玉,付紅玉倒是很希望能夠見到廖俊東的,畢竟兩個人的關系已經確認了,早晚也告訴廖俊東的。
  兩個人聊了一個多小時,廖凡還是不舍得走,最后付紅玉只好以工作太忙,醫院里的傷員太多為借口,把廖凡送出醫院。
  回到指揮部的時候,劉春劍向廖凡報告,劉春刀和李為民已經帶著物資現行返回了飛狐嶺。指揮部內還有止正名在一直等著他。
  “等候去后勤,找孫伯勇給你換一身衣服,偽軍的這身衣服看著太別扭了,即便是精神再好的人穿著這身衣服也覺得精神萎靡。”廖凡直接走進指揮部后坐在了椅子上,止正名隔著一張桌子,筆挺的站著廖凡地對面。
  止正名臉上并沒有一絲波瀾,而是立正給廖凡敬禮:“謝謝長官栽培!”
  廖凡滿意的點點頭,看來自己沒有選錯人,至少在反應這一方面,比較迅速:“在我這兒不用拘束,你可以叫我廖凡師長,他們都叫我凡哥,相比我們部隊的番號你也聽說過了。”
  “長官,不,廖師長,獨立三十三師的名號在晉西一帶如雷貫耳。”止正名中規中矩的回答,他沒有接受跟廖凡套近乎,稱廖凡為凡哥。
  “獨立三十三師缺少一個偵察營,所以我想在一個月內建立起一個偵察營來,你有什么好的辦法?”廖凡直接問止正名。
  止正名先是一愣,他沒想到這么大的事情,廖凡會詢問他的意見,但是一想,作為一個師長,要是一個小小的偵察營都建立不起來,怎么能帶幾千人的隊伍。
  想明白了廖凡的用意,止正名清了清嗓子:“想必廖師長早已經有了好的辦法,不過以我看來,預要治兵,必先選將,一支具有真正戰斗力的部隊,首先要看他的指揮官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俗話說的好,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對于止正名的回答,還在廖凡的預料之內,但是對于這種籠統的答案,廖凡并不是十分滿意:“如果你是這個部隊的指揮官你應該會怎么做?”
  止正名先是一驚,然后迅速從震驚中恢復到鎮定:“偵察營不同于普通的作戰部隊,他們隨時要身后敵后偵查敵情,所以偵察營的每個士兵必須要各頂個的能干,如果條件允許,可以從各個作戰部隊中抽調老兵,顯然從獨立三十三師的現狀看來,這個條件并不允許。”
  廖凡當然止正名更清楚自己部隊的情況,先不說現在在獨立三十三師老兵是太行山的“山寶”。就連八路軍和中央軍對于老兵也是重要的稀缺資源,一個部隊要是抽調走了一個連的老兵,這個部隊在短時間的戰斗力肯定要大打折扣。
  “如果沒有老兵,也沒有新兵,只有武器裝備,你能在多長時間內訓練處一支真正的偵察部隊?”廖凡把心里的想法向止正名攤牌,他要重要止正名。
  止正名雖然心里已經對廖凡的想法,猜了一個大概,可是聽到廖凡最后一句話,心中還是難免感到震撼,自己一個剛剛投降過來的偽軍,沒想到廖凡會這么看重他,肯把以一個營的兵力來交給他管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