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明騎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商路

  
  一篇《漢唐強盛論》,讀的方世鴻大冒冷汗,頻頻端起茶水喝一口,潤一潤口干舌燥的喉嚨,他是正經八百的舉人,自然懂得這些時文的涵義,漢唐復興不就是要重塑尚武之風,尚武不就是與天下讀書人為敵么。
  
  看著額頭冒汗的方公子,馬城又頹然道:“那日在混戰之中,方兄弟有何感想。”
  
  方世鴻憑空打個哆嗦,回想起那日混戰中,四五千沈陽青壯跪伏在地,寧愿被亂箭射殺也不愿群起反抗,四五千壯年男子抱著頭,哭喊著,眼睜睜看著建奴弓手混在人群里放箭,也不愿反抗的窩囊景象,這便是懦弱的皇明子民,天朝百姓了。
  
  想起那一幕方世鴻又有些癲狂了,狠狠攥著手里的文集。
  
  方公子終究是正牌的舉人,又沉吟道:“唐雖強盛,終是亡于蠻夷之手。”
  
  馬城打斷他話,冷聲道:“那便殺,殺盡了便不會亡了。”
  
  方世鴻嚇的打了個哆嗦,被馬城瘋狂的想法嚇到了,手一抖,連手里的茶杯都摔碎了。
  
  馬城無奈攤手:“莫非太祖,成祖殺的還少了么。”
  
  方世鴻想起太祖,成祖時對待北方蠻族的鐵血手段,臉色方好看了些,馬城看他一副忐忑樣子心中嘆氣,這時代的讀書人畢竟是眼界太低了呀,殺幾個蠻夷算什么,這位方兄是沒見過后世白種人的手段,殺光了印地安人才有文明的美州,先有無數船黑奴才有了美國南方的種植園。
  
  資本積累是一個血腥的過程,這在后世是小學生都懂的常識,在這時代便是離經叛道的逆耳忠言了。然而方世鴻終究是動搖了,耐著性子,終究是將十幾篇漢唐復興論讀完了,沉吟良久,這正牌舉人顯是陷入到復雜和矛盾中。
  
  馬城一笑,文人風骨么,這玩意本就是糊弄人的,終究還是拳頭大的說話。
  
  后世滿清入關,最沒骨頭的便是讀書人,滿朝的仁義君子倒還不如一個太監忠烈,馬城毫不擔心漢唐復興論沒有市場,若有一日馬某人的拳頭夠大,怕是這天底下多的是沒骨頭的讀書人,搖頭晃腦的頌揚漢唐復興,恢復榮光這類的馬屁了。只是眼下先要說服方世鴻,這樣正牌的舉人,首輔公子,頗有些難度。
  
  仍下糾結矛盾的方世鴻,整軍備戰,構筑鐵嶺衛防線,收服鐵嶺大小豪強,手頭急著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每一件都拖延不得。
  
  兩日后,衛指揮使司。
  
  鐵嶺衛指揮使司,眼下已成了馬城的前敵指揮部,被重用的沈良每日里忙的抬不起頭,坐鎮指揮使司處理著繁忙的公務。由不得浙兵游擊出身的沈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馬城便發作了,將幾個不服管教的營官革職,一個咆哮上官的神機營副營官砍了腦袋,軍紀為之整肅,再無人敢怠慢新上任的沈副總兵了,那個神機營副營官可是二公子的人,就因為對著沈副總兵說了幾句狠話,腦袋還在外面掛著呢。
  
  浙系在開原軍中有了一席之地,馬熠對此頗有些微詞,砍的那個副營官可是姓馬的,是開原馬氏的家生子,馬二公子還一狀告到了提督衙門。馬林兌現了承諾,不管軍事,冷著臉將二公子打了出去。馬城索性在房中請酒賠罪,搬出二娘,馬府二夫人是個識大體的,將兒子狠狠教訓了一通。
  
  兄弟和好,馬城終懂得為何成大事者,都把親情看的很淡漠。
  
  所幸二娘是個有見識的,劈頭蓋臉便打過去了:“這遼左上下,世人只知開原馬五,你這憊賴蠢材何來!”
  
  馬熠被老娘雞毛撣子打的抱住頭求饒,馬城哭笑不得只得攔著,對這位二娘更是心生敬重,這位二娘識大體,知進退,可比遠在山西那悍婦好十八條街,馬二公子被老娘抽了一通大丟面子,氣呼呼的喝花酒去了,當晚被親兵抬了回來,房中便多了一房小妾,氣的老娘又抄起雞毛撣子。
  
  馬城只是哭笑不得,這位二哥雖沒什么膽量,倒是性情中人。翌日馬城放下架子,又請了酒,兄弟間一點齷齪齟齬便煙消云散了,讓馬城感慨古人的訓示是多么的有道理,所謂家和萬事興,兄弟齊心,其力斷金,這都是至理明言呀。
  
  安撫了二兄又去見老父,馬提督最近正著急上火開辟新的商路,新的商路出開原向西北,翻過二十里山路再轉向西南,繞路蒙古,沿明長城入喜峰口,再從喜峰口轉至薊鎮,眼下蒙古大旱十帳九空,這條進關路線還算安全,只是需要重兵護送,然而開原提督府是無論如何,也抽不出護衛兵馬的,兵力不足。
  
  商路斷絕,困守孤城的馬林再不遲疑,全盤接受了五子的建言,武裝商團。
  
  開原軍械庫打開,強弓,硬弩數量不足,便將大量庫存的三眼銃發了下去,武裝起一支人數超過三千的商團護衛隊,馬城還不放心,又派了一營騎兵保護,長長的商隊才出發了,那騎兵營官暗中得了秘令,這條新開辟的秘密商路關乎到開原存亡,路上遇到的蒙古人不分老幼通通殺了,如此才能嚴守秘密。
  
  至于這條商路的秘密能守多久,馬城懶的關心,能守住一時便多守一時吧。除了開辟入關商路,馬提督還張羅著造炮,開原倒是不缺鐵料銅料,只是沒有能造炮的工匠,能造炮的工匠遠在薊鎮,遠水解不了近渴,此事只得求助于遼陽,眼下遼陽大軍云集,城內城外集結的守城兵馬已超過五萬,大致在五萬到七萬之間。
  
  信使到了遼陽,經略袁應泰倒是通達了一回,派了百名工匠到開原,還送了一封秘信回來。馬城在父親書房中拆了密信,只看了三兩句就皺眉了,袁大人言辭之間頗有些癲狂,書生意氣,先恭維了馬提督一番,而后約定遼陽,開原兩家擇日出兵,兩路夾攻沈陽撫順,收復失地。
  
  馬熠先被嚇了一跳,駭然道:“這老東西莫非是瘋了,仍要進
  
  老鐵!還在找"明騎"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