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 第807節
那姑娘二十出頭的年紀,個子不高,約莫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樣子,腿不長、臀不翹、歐派也不大,像是傳說中豆蔻少女還沒長開的帶魚身材,瘦,卻給人一點都不弱的感覺;齊耳的短發,筆直如刀削,一雙劍眉微微上挑,硬生生將本該嫵媚的細長丹鳳眼變得鋒利十足。
  如果只論顏值,這姑娘長得還算漂亮,只是氣質實在是太獨特了,蕭晉根本無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樣的成長環境才能培養出如此怪異到詭異的女孩兒。
  鉞,這個名字配她簡直不能再合適,她就像一件隨時都會跳起來殺人的兵器,一柄藏在刀鞘里依然鋒芒畢露的刀!
  不由自主的,蕭晉就開始琢磨:如果自己跟這姑娘性命相搏,活肯定能活下來,只是會付出多大的代價,那可就不好說了。
  
  “蕭兄弟,”這時,李善芳終于結束了沉思,目光凝重且危險的盯著蕭晉說,“你跟姐說實話,那家酒樓里真的有你的股份?”
  “真的!”蕭晉還沒開口,賈雨嬌就出聲道,“酒樓總投資額將近七百萬,小猴……蕭晉投了三百萬,占比四成。”
  話是對李善芳說的,但她的眼睛卻看著蕭晉,顯然這句話并不僅僅只是一句空話。
  李善芳瞥了她一眼,仍然問蕭晉道:“她說的可是真的?”
  蕭晉點頭:“千真萬確。”
  李善芳瞇了瞇眼,說:“兄弟,姐姐很喜歡你,也是真心的想跟你交好,所以你要清楚,一旦讓我發現你欺騙了我,那后果可是很嚴重的。”
  蕭晉微笑起來:“如果姐姐真的喜歡小弟,那你就可以相信小弟今后說過的每一句話,因為小弟從來都不會欺騙真心待自己的人。退一萬步說,就算迫不得已騙了,也會將那句謊話變成真話。”
  不知李善芳有沒有聽懂他話里的潛臺詞,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兄弟,實不相瞞,那些在你家酒樓門口嚇人的漢子,是我男人派過去的。”
  “啊?”蕭晉露出驚訝的表情,“這……這是為啥呀?我跟雨嬌姐什么時候得罪姐夫了嗎?”
  “那倒沒有,”李善芳說,“這個事兒吧,說起來很奇怪,它并不是我男人要為難你們,而是上面一個領導打的招呼,明確要求我們只需派人過去看著,還嚴令我們的人不準騷擾酒樓的工作人員以及食客。
  還有,領導給了五天的時限,五天后立刻把人撤走,什么都不管,也什么都不做,感覺就像是什么人在搞惡作劇一樣。”
  這回,蕭晉是真的驚訝了,看看賈雨嬌,見她同樣也是一臉茫然,眉頭就緊緊的蹙在了一起。
  李善芳說的沒錯,情況確實像是什么人在開玩笑,可這個玩笑太過分了,飯店最重要的就是人氣和口碑,試營業時沒有人氣,正式營業時自然就不會有口碑,再加上惹了黑社會的名聲,誰還敢來吃飯?到時候說不定要多花多少成本去宣傳,才能挽回這五天的損失。
  沉吟片刻,蕭晉問賈雨嬌道:“你跟那位書記的事兒解決了嗎?”
  “早就解決了,”賈雨嬌毫不猶豫道,“那位書記對我的做法非常滿意,相信他不會出爾反爾。而且,就算他變了卦,也不應該會用這種兒戲般的方式來對付我呀!”
  蕭晉點點頭,又問:“那別的人呢?你還得罪過這里的其它什么領導、或者領導的親友嗎?”
  賈雨嬌搖搖頭,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姐性子,見官矮半頭,哪里敢得罪領導?”
  “也就是說,善芳姐所說的那位領導并不是幕后主使,而是受人之托。”蕭晉分析道,“并且,那個人在省城的地位應該不低,起碼在官府很吃得開,這樣才能讓一位四五品級的大員不顧自己的風評為他辦事。
  
  不是官員,又能指使官員,這樣的人物,在省城應該沒有幾個吧?!”
  聽到這里,李善芳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猛地一亮,道:“說起這個,一個多月前,省城來了一位歸國華僑,說要在省城建造一個大型的物流集散中心,總投資超過了百億,省里的大小領導們都當他是財神爺一樣,考察地段的時候都是副巡撫作陪。
  如果是他的話,要讓省里的領導辦這點小事,肯定一點問題都沒有。”
  賈雨嬌呆了呆,茫然問道:“請問李女士,那位華僑叫什么名字?”
  
  “他的姓挺少見,姓司,叫司鈺州。”
  賈雨嬌的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神色也充滿了疑惑,似乎還隱隱夾雜著一絲痛苦。
  蕭晉見狀就問:“雨嬌姐,你認識這個人嗎?”
  賈雨嬌沉默了一會兒,才搖頭說:“我對這個名字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認識嗎?那可就奇怪了。”李善芳詫異道,“在這省城的一畝三分地上,除了那幾位巡撫大人之外,還真沒人能指使那位領導來做這種玩鬧般的小事了。”
  
  蕭晉深深的看著賈雨嬌,似乎是想從她臉上看出什么來。
  他相信賈雨嬌是真的對那個名字沒有印象,但他同時也感覺得到,這個女人還有話沒有說出來。而賈雨嬌也不知是沉浸在了自己思緒當中,還是單純的心虛,始終都低垂著眼瞼,不肯與他對視。
  片刻后,他搖搖頭,轉頭面對李善芳說:“首先,不管怎樣,都要感謝姐姐你告訴我們這些。其次,小弟想要向姐姐確認一下,既然那位領導嚴令不準騷擾酒樓員工和食客,這是不是就代表著,哪怕我們去騷擾姐夫派去的那些漢子,他們也不會還手或者反抗?”
  “哈哈!”李善芳一聲大笑,用力拍著他的肩膀說:“我兄弟果然聰明,姐姐剛才跟你說了那么多,就是這個意思。他娘的!老娘生平最討厭那些耍陰謀詭計的娘炮了,有能耐出來刀對刀、槍對槍,躲在背后暗箭傷人算什么本事?
  所以啊!兄弟你干脆也甭打聽什么幕后主使了,他讓人堵門,咱就把堵門的全都打走,看他還能使出什么招兒來。
  當然了,你姐夫的面子該給還是得給,回頭下手的時候可得悠著點兒,要是敢出重手,姐姐可是饒不了你的!”
  說起來,李善芳的品性還是蠻可愛的,精明與粗豪和諧的雜糅在一起,行事大氣,魄力十足,還沒有絲毫的傻氣,有那么點兒大智若愚的感覺。
  
  最最關鍵的是,她沒有故意扮蠢將自己的精明偽裝起來,而是大大方方的表露出來,明白的告訴所有人:老娘是喜歡直來直去,可你們也甭把我當傻子,要是瞎jb玩心眼兒,最后誰賣了誰還不一定呢!
  這是她的性格使然,也是譚家給她的底氣,在省城這一畝三分地上,她確實用不著對什么人忍辱負重或者委曲求全。
  蕭晉很是羨慕。
  事情說開了,飯桌上的氣氛便重新恢復了熱烈,或許是因為蕭晉選擇的反擊方式很對胃口,李善芳對他的態度更加熱情了起來,勾肩搭背,抽煙劃拳,葷段子滿天飛,差點兒讓蕭晉忘記她的性別。
  
  一頓飯結束,眾人走出包廂,下樓的時候,李善芳問:“兄弟,你也是華醫,跟你們龍朔的名醫巫雁行巫先生熟嗎?”
  日期:2017-12-2018:49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