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校花的透視狂少 > 第76章 現在該我啦
    周飛燕氣得扔掉皮鞭,抽出手槍,指著他臉。
  
      林逸臉上的笑一下垮了下來。
  
      “說不說,不說老娘就廢了你。”她的槍口慢慢往下移,對上他胯部。
  
      林逸咽下口水,胯部里頭可是傳宗接代的家伙。
  
      “老娘一槍下去,我看你以后還怎么睡……女人。”
  
      林逸相信這個火爆警花敢這么做,連把自己綁架到她家里的事都做得出來,除了殺掉自己外,她還有什么事不敢做呢。
  
      “說還是不說?”周飛燕嘴上掛起一個玩味的笑。
  
      林逸這時卻感覺她的笑很邪,邪得令人心里打顫。
  
      我該怎么辦?
  
      難道真要告訴她我會隱身?
  
      可照這娘們對我的恨,我要是說自己會隱身,她鐵定會把我綁到某實驗室去當小白鼠啊。
  
      如此一來,就算不被開腦切片研究,也極可能被禁足一輩子……
  
      不能說!
  
      打死都不能說。
  
      除非她不恨我……
  
      “哎呦”這貨突然痛叫,眉頭大皺,臉色痛苦到極點。
  
      周飛燕瞇起雙眼,“老娘還沒開槍,你就痛了?”
  
      “啊不行了。”這貨繼續裝,夾著雙腿。
  
      周飛燕對著他胯部的槍口,往上移到他臉上,“你少給我耍花樣,我知道你在裝,但裝痛苦裝可憐對老娘沒用,老娘不吃這一套。”
  
      “我受不了了,你快放開我,我要上廁所,我要大……”林逸邊說著,邊放了二個屁。
  
      周飛燕鼻子皺了下,“你這個混蛋。”
  
      “叭”林逸又放了個屁,“人有三急嘛,飛燕姐姐,只要你不再傷害我,等我上完廁所,我就告訴你一切……哎喲我快忍不住了,啊……要出來了……快……快啊……”
  
      周飛燕一下懵了,瞧他這模樣,真的要失禁了。
  
      “你個混蛋,要是敢耍詐,老娘就一槍崩了你,然后再拿去喂狗。”
  
      “是是是,飛燕姐說什么就是什么。”
  
      周飛燕見他痛苦到極點,這才解開他一只手鎖銬,把他從這個固定鋼架中解放出來,一把手槍卻筆直指他。
  
      “廁所在哪?廁所在哪?廁所在哪?”他急叫。
  
      “那邊,快滾過去!”她一只手拎起衣領,掩著鼻子,雖還沒臭,但也提防。
  
      林逸轉身去。
  
      周飛燕忙跟了去。
  
      沖到洗手間邊上,眼看他就要沖進去,誰知他突然調了個頭,一把撲向她,奪走她的手槍。
  
      “呃不要!”周飛燕驚得花容失色,他的度竟快到極點,他突然的爆力,也強到極點。
  
      林逸手槍指著她臉,嘿嘿笑道:“飛燕姐呀飛燕姐,你現在命在我手上哦,千萬不要亂來哦,我可是大壞蛋,殺人可是不眨眼的。”
  
      “你個王八蛋,你果然耍我,我要跟你拼……”她做勢就要撲上。
  
      “砰”
  
      “嘭……”林逸直接開了槍,把她當場嚇愣。
  
      只見她后邊,一塊玻璃被打爆。
  
      樓房密封,再加上附近隔好些距離才有人家,他才不相信別人能聽到。
  
      周飛燕傻眼看他,沒想這貨真的敢開槍。
  
      “飛燕姐,這一槍是個警告。”林逸嘴上掛出無賴的笑,“當然你這么漂亮,我是舍不得殺你的,更何況咱們還上過床,而且還不止一次……”
  
      “你……”她又被嚴重刺激到。
  
      林逸笑說:“不過,要對你身上亂開幾槍,我還是辦得到的。”他槍口指向她左胸,又指向她右胸,雙眼亮。
  
      可惡,我怎么這么笨,手槍竟然被他給搶了!
  
      現在要怎么辦?
  
      這家伙有槍在手,我根本就不是他對手呀。
  
      “把鑰匙給我?”林逸叫。
  
      周飛燕很猶豫。
  
      “快給!”林逸加重語氣。
  
      “哼”周飛燕沒好氣叫聲,把鑰匙扔給他。
  
      林逸接過鑰匙,開了手銬,上前,把她一只手直接鎖上。
  
      “你……”周飛燕冷道:“小子,我勸你馬上收手,然后我就當什么事也沒生過放你走,不然……”
  
      “你當我三歲小孩,這么好唬弄嗎?”林逸把她押到廳上,將她另只手直接鎖在前面鎖住他的固定鋼架上。
  
      該死!周飛燕心頭一涼,雙手被鎖在這鋼架上,她根本掙脫不出來。
  
      “哇哈哈哈……飛燕姐呀飛燕,現在該我啦!”林逸收了槍,撿起她先前扔下的那條皮鞭。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啊……”
  
      她一句話還沒說完,林逸一鞭子就抽她屁股上。
  
      “叭”她渾身一顫。
  
      林逸笑說:“爽不爽啊?”
  
      “我要殺了你……”
  
      “叭”林逸又一鞭子抽她屁股上。
  
      “呃……”她強忍著痛。
  
      林逸笑說:“再罵兩句聽聽?”
  
      “你個王八……”
  
      “叭”
  
      “噢”一鞭下去,又痛得她整個人跳起來。
  
      但她依舊嘴硬,“你這個混蛋……”
  
      “叭”
  
      “喔”林逸又一鞭下去,又痛得她全身大抖。
  
      林逸笑問:“飛燕姐,鞭子的滋味怎樣呀?”
  
      周飛燕難受說:“不要放了我,否則我一槍斃了你。”
  
      她卻也奇怪,剛剛她也這樣用鞭抽他,他卻沒痛叫,反而還爽叫。
  
      變態狂,他一定是變態狂!
  
      她一時很肯定。
  
      林逸又在她屁股上連抽幾鞭,直痛得她一陣啊啊叫,他這才滿意的將皮鞭扔掉。
  
      “你要干什么?”周飛燕現他目光古怪望著自己,尤其是望著自己小嘴。
  
      林逸上前,捧著她臉,將她小嘴一把封住。
  
      “嗯……”
  
      周飛燕身如觸電,全身一軟。
  
      林逸抽開嘴,退后兩步,看著她。
  
      “你個王八蛋……”
  
      周飛燕美目中泛起殺氣。
  
      林逸笑說:“你嘴可真甜。”
  
      “你……”周飛燕欲哭無淚。
  
      “這次就饒你一馬,下次如果再惹我,嘿嘿……”林逸將鑰匙塞她嘴里,撇眼她豐滿的胸襟,給她一個無良的眼神。
  
      他轉身走,隨手將手槍扔一邊的沙上。
  
      周飛燕咬緊鑰匙,強忍體內沖天的怒火,卻也有點奇怪看他。
  
      這小子就這么放過我?
  
      他不反悔?
  
      突然,林逸停下腳步。
  
      周飛燕瞇起雙眼,目光強烈,內心莫名害怕起來。
  
      “貌似就這樣放過你,也太便宜你了,嘿嘿”他轉身,快步上前。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