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的微信好友是大圣 > 第二十四章:滿載而歸
    “小兄弟眼光毒辣,這一局是我們輸了。”
  
      就在羅玉杰準備反駁的時候,陳振生突然出聲,隨后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下,慢慢登臺。
  
      “小兄弟,年紀輕輕便有這樣的眼力,倒是讓老夫很佩服,不知令師是的哪一位大師?”
  
      陳振生盯著王小凡,一臉笑意,能夠教出王小凡這樣出色的學生,老師的水平必然不低。
  
      “我的老師是齊天大圣孫悟空,不過你相信嗎?”
  
      王小凡心中如是想著,不過嘴上卻是說道:“唐大師謬贊了,小子并未拜師。”
  
      “哦?沒有拜師?”
  
      陳振生聞言眼前一亮,沒有拜師就能有這樣的鑒賞水平,當真是天縱奇才,一定要拉攏到自己這一方,于是開口邀請道:“不知道小兄弟愿不愿意做金陵古玩協會的榮譽會長?”
  
      王小凡聞言一愣,這陳振生可真夠闊氣的啊,一出手就是榮譽會長。
  
      見王小凡不說話,陳振生以為他是心動了,于是繼續說道:“我們金陵古玩協會愿意為小兄弟提供大量資源,早日突破。”
  
      在陳振生看來,出身貧窮的王小凡一定拒絕不了這樣的誘惑,不過他怎么也想不到,王小凡鑒寶憑借的不是真本事,而是弱化版的火眼金睛。
  
      “多謝陳大師的好意,小子才疏學淺,恐怕不能勝任。”
  
      王小凡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鑒寶靠的完全是弱化版火眼金睛,忽悠忽悠人還可以,讓他專職做這個,可真不行。
  
      “老陳,你這就不對了,當著我的面,竟然想挖我們滁州古玩協會的副會長?”
  
      陳振生的突然邀請,讓滁州古玩協會的唐老等人措手不及,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王小凡已經拒絕,懸著的心頓時落下,開口笑道。
  
      “副會長?”
  
      王小凡一臉疑惑,我什么時候就成了古玩協會的副會長了?
  
      “沒錯,小凡從今以后你就是我們滁州古玩協會的副會長了。”
  
      唐老一臉笑意,而尚道熙等人也是笑著點頭,這么年輕就有這樣的鑒賞水平,未來不可限量。
  
      更重要的是,王小凡曾經指點唐老突破了原來已有的境界,那就意味著王小凡也能指點他們突破,這樣的人才怎么可能放棄?
  
      這一刻,尚道熙等人看向王小凡的目光中充滿了熱切之色。
  
      “呵呵,唐老說笑了,十年之約是我們輸了,就此告辭。”
  
      陳振生知道有王小凡在,他們獲勝的幾率基本為零,所以也很果斷的就認輸了,更何況他已經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說罷,陳振生便帶著羅玉杰轉身離開,不過卻是被王小凡叫住。
  
      “怎么?輸了就想一走了之?賭注可還沒有兌現呢。”王小凡盯著羅玉杰,一臉嘲諷之色。
  
      “對啊,賭注還沒有兌現呢,就想一走了之?”
  
      “我看是他們舍不得了,想要賴賬,耍賴不是金陵人的一貫伎倆嗎?”
  
      臺下有些好事之人也跟著附和,看到陳振生等人吃癟,他們就很開心。
  
      “呵呵,是我疏忽了,這塊楊玉葫蘆從今以后就是小兄弟的了,金陵古玩協會隨時歡迎小兄弟的登門。”
  
      陳振生聞言臉龐一抽,虛偽的笑道。
  
      他之前確實打算裝聾作啞,就把這件事唬弄過去,卻沒想到王小凡竟然主動提了出來。
  
      “那就多謝陳大師了。”
  
      見陳振生沒有賴賬,王小凡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那可是商朝的楊玉葫蘆,這一次賺大發了,更何況,還是靈器!
  
      “小凡,今天謝謝你了,如果沒有你,咱們滁州古玩協會這臉,可就丟大發了。”
  
      待到陳振生等人離開之后,唐老對著王小凡,感激的說道。
  
      “是啊,小兄弟今天可是讓我們大開眼界了。”
  
      “楊玉葫蘆這種只在傳說中的東西都能辨認出來,真是讓老頭子們佩服。”
  
      其他古玩大師也是跟著附和,對王小凡極力吹捧。
  
      “各位大師謬贊了,小子受之有愧。”
  
      面對眾人的吹捧,王小凡有些汗顏,哥們鑒寶靠的是弱化版火眼金睛,可沒什么真本事。
  
      “哈哈,小凡過分謙虛可就是驕傲了啊。”
  
      唐老拍了拍王小凡肩頭,接著說道:“小凡,這楊玉葫蘆不知你有沒有出手的意向?”
  
      而其他人也是豎起了耳朵,仔細聽著,他們都和唐老一樣,對古玩收藏癡迷,如今出現了世所罕見的楊玉葫蘆,實在是難以放棄。
  
      “唐老不好意思,這楊玉葫蘆小子還另有用,實在不能賣。”
  
      王小凡一臉苦笑,連續兩次拒絕唐老,他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楊玉葫蘆是靈器,對他有大用。
  
      “無妨,無妨。”
  
      對于王小凡的回答,唐老早有心理準備,換位思考,就算是自己得到楊玉葫蘆,也不可能出手。
  
      “張大少,我們的賭約是不是該兌現了?”
  
      又跟唐老等人閑聊一會之后,王小凡看向正要溜走的張尚道,一臉冷笑。
  
      “什么賭約?”
  
      對于張尚道,唐老等人還是比較熟悉的,雖說在玉器鑒賞上有一定能力,但本質上還是個紈绔,生怕他做了什么過分的事情,得罪王小凡,于是急忙問道。
  
      “原來是這樣,既然輸了,就要愿賭服輸,這一千兩百萬自然不會少一分。”
  
      聽完王小凡的講述,唐老等人心里同時松了口氣,還好不是什么過分的事情,當下尚道熙立即表態道。
  
      張尚道聞言臉色一白,他原本已經打算賴賬,王小凡不過是一個窮小子,就算是他賴賬了,王小凡也不能拿他怎么樣,不過現在有了尚道熙發話,他就算是想賴賬也不行。
  
      張尚道哭喪著一張臉,開口道:“尚叔,這可是一千兩百萬,我一時拿不出那么多啊。”
  
      “小兄弟你看?”
  
      尚道熙也知道讓張尚道立即拿出一千兩百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他老子,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不過這件事最終的決定還是要看王小凡。
  
      “那就打張欠條吧。”
  
      王小凡淡淡的說道,頓時讓張尚道臉色漲紅,他可是滁州的頂級大少,竟然要給人打欠條。
  
      “那就這樣辦。”
  
      隨著尚道熙的拍板,張尚道就算是在不情愿,也只能屈服。
  
      從張尚道手中接過一千兩百萬的欠條,王小凡心中樂開了花,這一次可真是滿載而歸。
  
      一千兩百萬的欠條!
  
      靈器,楊玉葫蘆!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l